“让你对我动手?那只贱鸟想让你在我身上动手做什么?还有,你不是说你现在是它手底下的人了吗?那你现在跟我说这些就不怕它知道了?”我瞪着眼睛瞅着杜杰问道。

  其实从刚进来到现在为止,说我不对杜杰完全设防那都是假的,就算我相信我的这个兄弟不害我,但我不能保证他现在不是被鹦鹉控制的。万一他现在身不由己,一切决定都是由鹦鹉控制的,身体和思想都不是他自己所控制的,再突然对我发难,我岂不是要吃了大亏?所以,我还是对他加以小心的。只是这种小心在看到他的样子之后,变得微乎其微......

  见我这么问他,杜杰笑了笑道:“我之所以让你进来,是因为我知道今日神鸟不会顾及到我这边的。可能你还不知道吧?前段时间,鹦鹉为了防备你找到你的女人苏萍和你的孩子,所以特别吩咐让李长娟带着他们母女俩去一个更为隐蔽的地方。但是却不巧被你的一个手下鬼物发现了,而且最近两天围绕着苏萍,他们正在相互周旋呢。现在神鸟正在赶去支援呢,完全不会顾及到我,所以我才敢见你,并跟你说出这些话。而且,可能咱们这一次的见面,必将是永别了......”

  “嗯?永别?你什么意思?”杜杰的话,让我的心是突然一惊。

  听我这么问,杜杰叹了口气道:“我决定了,跟你见了面之后,就此结束了我的一生宿命,不再为神鸟卖命了!”

  “结束?怎么可能?你的父母不还攥在那只贱鸟的手里吗?难道你不管他们了?就这么结束了自己,你对得起他们吗?”我惊讶的看着杜杰。杜杰突然来的一席话,完全把我的思路给打乱了。如果说之前对杜杰还设有防备,那么现在,在听了他的话,我完全忘记了担心我自己的安危了......

  “本来是想管的,但是随着跟神鸟的接触,我突然发现,它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主儿,就算我帮它对付你,到头来我的父母也不见得会活命,何况我还对你下不去手,毕竟我们兄弟感情多年,我知道的,要是咱们俩互换位置,你肯定也不会对我下手的,因为我们是比亲兄弟还亲的兄弟,这你是知道的。”

  杜杰话说到这里,眼泪又突然落了下来。看着杜杰那悲伤的表情和落下的眼泪,可能是受到了他的情绪影响,也可能是因为被他的言语所感染,我忍不住的也落下了泪来。

  “兄弟,我知道你不舍我,但求你别阻止我,这是我选择的路,就让我决定好吗?还有,既然是最后一次见面,很多话我想要跟你说道说道,再不跟你好好说道,恐怕...恐怕我就没机会了!”

  这话说完之后,杜杰就向着我的身前走近了几步,然后一脸悲伤的开始说起了话来。

  杜杰这段话说的很长,大多都是我和他之间的一些过往,从最初的我们在一起读书闹事儿,再到我们一起把酒言欢的过程。甚至在麻姑村我和他的种种,他都跟我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我相信,他说的这些事情,除了我们俩知道,再不会有外人知道的......

  等杜杰说完了这话之后,作为一个大男人,杜杰在我的面前竟泣不成声了......

  看杜杰一个大男人哭成这样,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劝他,只能愣在了那里。

  看着杜杰在我面前伤心了好一会儿,就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他的时候,我突然看到杜杰双目变得血红,脸上也涌现出了几近疯癫的表情。跟着,杜杰突然朝着我撕心裂肺的大喊道:“兄弟!我什么也不说了,就这样吧!早死早解脱,希望有来生,咱们还是兄弟!永别了!”

  我发现在杜杰说出这样一番话之后,杜杰的身子竟然剧烈的抖动了起来,就跟癫痫发作了一样,嘴巴也开始跟着不停的抽搐着

关注公众号八秒文学(bamiaowenxue),看更多福利小说

【走婚 第六百零九章 都是演技】网址:http://www.zhbiao.com/read/12429/611.html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