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  您因购买比例过低被误伤,  请明天再来=3=】

        “昨日我在回京途中被人刺杀。”卓煜道,  “法师是否知道此事?”

        法明诵了句佛号:“贫僧知晓,  只是……”他疑惑地看着卓煜,发觉他身上虽有血迹,但不像身受重伤之人,  脸色难看了起来,  “只是昨日,  不是定国公世子恰巧路过救了陛下,  然后护送您回宫了吗?”

        卓煜脸色一沉:“不,我被人追杀至后山,  幸得一位姑娘所救,  今早想返回宫中时,发现城门封锁,  无人能进。”

        空海寺与天家来往密切,  法明并不缺少政治头脑,  他冷静地指出:“陛下受伤后,贫僧见过您。”

        “你是说……”卓煜如芒在背,  “有人冒充我?”

        法明审视地看着他:“那真的不是陛下吗?”

        卓煜马上道:“初见时,你不知我身份,  与我辩讲佛理,最后是我输了。”

        “不错。”法明捻着佛珠思索,  “既然昨日之人并非陛下本人,  那会是谁呢?”

        卓煜想了一刻,  面色铁青:“皇后!”

        既然找人假冒他,那就绝不可能是废太子的旧部所为,他死了,也是卓家人坐那个皇位。那么,还有谁最有可能那么做呢?他有两个兄弟,一个跛脚,注定与大位无缘,一个只有十五岁,不曾出宫开府,如何训练死士?

        如果不是他们,那最能得利的唯有他膝下两个稚儿,老大八岁,与他一样是宫婢所出,老二六岁,中宫嫡出。

        谁的母族有能力做到这件事,不言而喻。

        兼之对方还费心费力找了一个和他面貌一样的人冒充,多半是为了在“濒死”前留下诏书,好立二子为太子,名正言顺继位吧。

        想清楚了前因后果,卓煜自然就打消了想办法回宫的念头,皇后既然敢那么做,就代表宫里一定被安排妥了,他要是回去,无异于是自寻死路。

        卓煜谨慎道:“我得见威远侯一面。”

        先帝离世时,曾为他精心挑选数位治世能臣,有文臣也有武将,其中,威远侯作为勋贵,早在送儿子进宫给他做伴读的时候就和他绑在一条船上,没有改投的可能,最得他的信任。

        法明也深知这渊源,并未提出异议:“正好,叶老夫人曾派人在寺中点灯,贫僧叫人送封信去就是了。”

        卓煜同意了,写了一封密信交给法明。

        法明出门,准备唤个弟子去送信,谁知刚刚打开门,一根银针悄无声息地射入了他的额头,他身体一顿,继而轰然倒地。

        卓煜愕然,低头一看,只见法明七窍流血,竟然刹那间就以毒发身亡了。

        就在他怔忪时,第二枚银针到了。

        卓煜完全凭借本能地往旁边一躲,银针嗖一下穿过门缝落到了地上。

        借着这空挡,他原想把门关上,可好巧不巧法明的尸体就倒在门口,至使门无法完全合上。他没有办法,只能破窗而走。

        法明的屋子后面是一亩菜地,他跳下去的时候恰好踩到了一颗带霜的小青菜,要不是下盘够稳,恐怕就要滑倒。

   

关注公众号八秒文学(bamiaowenxue),看更多福利小说

【修仙之风月 106.106】网址:http://www.zhbiao.com/read/97700/105.html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