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嘿!还敢瞪我?是不是不服?!”那桀骜阴森的眼神看得云轻言心中一乐,眉毛上扬,一拳狠狠落在疆无涯嘴角。

    “砰!”一声拳头到肉的闷响,打得令人龇牙咧嘴,一阵肉疼。

    疆无涯潋滟的红唇嘴角,瞬间青肿起来,一丝鲜血逐渐流下,凄美又妖艳。

    云轻言啧啧赞叹了一声。

    疆无涯这变态虽然精神不正常了点,但是那一张脸真的是生得极好。

    绝艳又妖魅,即使只露半张,也有一股莫名勾人的风情,难怪他那么宝贵他的脸。

    她本来是想把他宝贵的脸打成猪头,再用纪录水晶纪录下来刺激刺激疆无涯的,可是没想到,这家伙被揍青了嘴角脸颊后,不仅没有变成猪头,还多了一分另类凄艳的风情。

    像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被人暴力摧毁,勾起人潜藏在心中的暴虐,让人只想

    好好揍他!

    “不服?我打到你服!”云轻言眉梢一挑,再次扬拳。

    每一次落拳,都伴随着一声狠厉的质问。

    “这一拳,是为我爷爷中的毒!”

    “砰!”

    “这一拳,是为被你算计中蛊的北安国元者!”

    “砰!”

    一拳又一拳,拳拳到肉,拳拳闷响。

    黄沙弥漫的偌大沙漠,烈阳炙烤,风沙弥漫,从上往下看,只能看见一名‘少年’骑在另一名绝美的少年身上,一拳拳狠辣无比,毫不怜香惜玉。

    即使被太阳炙烤得汗如雨下,‘少年’也没有停止下落的拳头。

    烈阳炙烤加上体力的耗费,让云轻言白皙的额头慢慢渗出了晶莹的汗水,失去了元力,之前又受了伤,连番的落拳之下就连云轻言都感觉有些累了。

    可是她打得手都开始隐隐作疼了,疆无涯那变态却连半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也不肯开口求饶,只是睁着一双妖魅漂亮的紫眸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云轻言。

    一只小黑球从玄戒之中蹦出来,跳落在云轻言肩膀。

    “主人,打够了吗?”看着被云轻言压在身下打的可怜美少年,小玄心脏一阵乱颤。

    之前它说什么来着?这小子敢惹主人,肯定要倒霉!

    这不?才过多久,就实现了吧?

    “打够了没?”云轻言眉梢一挑,晶亮漂亮的瞳眸里射出不怀好意。

    “怎么可能打够了?!今天我不把他揍得跪下叫祖宗,我就跟他姓!”云轻言一阵咬牙切齿,双眸中射出如狼般的狠辣无情。

    爷爷的毒……还有云家当初通敌叛国的罪名……苏家那时的来势汹汹不怀好意,背后都有疆无涯的推手,她绝不可能轻而易举饶过他!

    还有,之前他用那相随手环被她当狗一样拖着走,这笔仇她还没算呢!

    要不是她跑得快,勉强能在修为降低的情况追上他们的速度,迎接她的就只有脸着地,被当拖把一样从地上拖着跑了!

    她云轻言什么本事都没有,就是记仇!

    “主人……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立誓好。”小玄弱弱地说了一声,“我觉得你就算把他打死他也不会跪下叫你祖宗……那主人你岂不是要改姓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