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军大帐,李谅祚召集了所有的将领说道:“如今情况突变,为使我大军取得全面胜利,朕决定改变主力军团的作战方案;新的作战方案如下,我主力军团五十万大军也同样将一份为二,由朕率领十万大军西进阻止马立克沙部渡过洪河,其余四十万大军由李延宗率领将塞军前线部队包围,在朕与马立克沙的大战没有结束之前,决不能让塞军这四十万前线部队给跑了;

    此战关系到西域的最终归属,也关系到我大夏国的生死存亡,谅祚在这里摆脱大家了。”

    李谅祚说完向众人深深的鞠了一躬,由于众将都身披铠甲无法行跪拜之礼,因此向李谅祚行军礼道:“吾等誓死效命……”

    “集辣勇儿、秦虎听命:你二人跟随朕西征,大军三更做饭、五更出发,必须在两日之内到达洪河东岸。”

    “末将领命。”

    “李延宗、李毅听命:命你二人为正副统帅,率领四十万大军包围塞军前线主力,在没有朕的军令之前不得放跑任何一名敌军。”

    “末将领命……”

    “洪河[洪河走向先由东向西,再转向西北]以南也不能松懈,要防范塞军从后方偷袭,在拔汗那城要留守一支兵马,具体的你们二人商量这办,朕就不插手了。”

    “请陛下放心,末将一定早做安排。”

    次日清晨一大早,李谅祚就率领十万大军出发了,这十万大军可不是新募的兵士,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也是大夏国御林军团的精华所在,这十万骑兵其中包括三万重甲骑士,七万轻装骑兵,每人两匹战马一到两匹驮马,其机动性在这个时代的军队当中首屈一指,有这十万大军在手李谅祚完全有信心将马立克沙率领的三十万塞军援军堵在洪河以西。

    夏军对于洪河以东的这片土地可以说是十分的的熟悉,因此夏军的行军速度非常快,原本按照李谅祚的军令两日到达即可,可是夏军仅仅用了一天一夜,一昼夜行军四百余里,这个速度在骑兵史上也是只此一例。

    “禀陛下,哨骑探报没有在岸边发现大军渡河的痕迹,马立克沙率领的塞军应该还没有赶到。”集辣勇儿向李谅祚汇报道。

    “传令大军在洪河以东五十里处驻扎,派出大量哨骑严密监视洪河对岸塞军的行动。”

    “是,末将领命。”

    李谅祚率领大军后撤之时,正好路过当年与马立克沙大战的战场,当年的战场此时已经被牧草所覆盖,但是这里的土壤依旧是红色的,而且有时还能够看到累累白骨,李谅祚当即下达军令道:“传令全军停止前进,朕要在这里祭奠当年阵亡的将士。”

    在大军停下来之后,李谅祚骑在黑风上对所有的将士说道:“兄弟们,一年多前我们在这里与塞寇决战,我大夏国二十万勇士永远的离开了我们,这其中有你们的兄弟、子侄、袍泽;今天我们又回来了,我们要为当年牺牲的兄弟们报仇雪恨,以告慰我大夏国二十万将士的在天之灵。”

    “报仇、报仇……”

    李谅祚短短的几句话就极大的激励了夏军的士气,在李谅祚的带领下十万夏军骑士向当然牺牲者在这片土地上的夏军勇士集体行礼,如果那些阵亡的将士能够看到这一幕的话,也会感到十分庆幸的,最起码李谅祚没有忘记他们,大夏国的将士们没有忘记他们,在一年多后的今天,大夏国的军队与塞军在这里势必还会有一场终极决战。

    再说马立克沙,在李谅祚率领夏军达到洪河东岸没有多两个时辰以后,马立克沙就率领三十万塞军将士到达了洪河西岸,塞军到达洪河西岸以后由于天色已晚,又没有渡河船只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