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若,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凌水若的脸色差的让沐冰瑶无法不担心,就连原本粉红如樱的嘴唇都是惨白的毫无血色。听到沐冰瑶的话,凌水若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我没事的,可能是因为这几天没休息……”

    她的声音很小很轻,就像是已经没有力气大声说话。说话的时候,她依然在呆呆的看着凌尘,沐冰瑶无法看到她的眼睛和此刻那迷离的毫无焦距的眼神。缓缓的,她伸出手,放在了凌尘的手心之上,轻声说道:“冰瑶姐姐,我可能……撑不住了,想先睡一会,哥哥,就由你们来照顾了,好吗?”

    他们每个人都巴不得水若马上可以休息,听她这么说,沐冰瑶并没有察觉到异样,而是在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嗯,快点去休息吧,等你醒来的时候,说不定主人已经醒过来了。我送你回房间。”

    “不用了。”水若却是摇头,声音依然轻的如云雾一般:“就让我在这里睡……我想陪着哥哥,让哥哥醒来之后,第一眼就可以看到我……我有很多话,想要对哥哥说……所以……所以,就让我在这里,不要让我和哥哥分开,好吗?”

    再冷血的人,面对此时的水若也会在内心深处生出疼痛和怜惜,也不会有任何人能拒绝此时的水若。沐冰瑶点头:“嗯,你好好休息,主人很快就会醒来的。”

    “谢谢你……冰瑶姐姐。”侧面看去,水若的脸上似乎露出了清淡的微笑,她牢牢抓着凌尘的手不放,坐在那里,趴伏到了床上,口中,发出着仿佛来自天外的轻语声:“我没有能力保护好哥哥,没有办法照顾好他,以后,就拜托你们帮我保护好他,照顾好他……还有,帮我告诉梦心姐姐,琦琦,苏苏……我最喜欢她们了……”

    声音缓缓而止,水若以一个并不舒服的姿势趴伏在床上,话刚说完,太困太累的她已然睡了过去。

    水若的话除了让沐冰瑶心怜和心疼,并没有察觉到异样,想到的,是凌尘这次的重伤对她打击太大,同时也让她深深的自责,后面的话,则是因为太久没有进游戏,一定让心梦中的其他女孩担心了。她幽幽叹息一声,拿过床边的毯子,轻轻盖在了水若的背上,然后把脚步放到了最轻,走出了房间,无声的带上了门。

    一出门,就看到天天正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汤小跑了过来。这是她好不容易亲手做好的甜汤。沐冰瑶拦住了她,然后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天天,不要进去,你姐姐她睡着了,不要吵醒她。”

    “啊?真的吗?”天天惊喜的喊道,刚一出口,她“嗖”的伸手把自己的嘴唇捂住,然后很用力的点头,又端着甜汤,蹑手蹑脚的走了回去,唯恐发出一点点的声响。

    夏日的天很长,下午七点之后夜幕才开始降下。今天的晚餐是由沐冰瑶来完成,虽然太久没有接触,但并没有生疏。做出的饭菜让天天口水流了一地。一个下午,她都没有敢去凌尘所在的房间,唯恐打扰中休息中的水若。以凌尘身体那变态无比的自愈能力,他的伤已经不需要担心,相比之下,最让他们心疼的反而是水若。她终于肯休息,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谁都不忍心去打扰她。想喊水若吃晚餐的天天轻轻的拉开门,看到水若正趴伏在床上,安静的睡着……她又悄悄的把门拉上。吃过晚餐后打开客厅的电视,调到静音,无聊的看着电视上的画面。

    窗外。

    这几天,鬼牙没有一步离开。平时,这里只需留两到三个人,等待随时听候凌尘调遣,只有重大事件或凌尘亲自召唤时,他才会出现。因为以凌尘的能力,根本不需要被保护,他保护别人还差不多。而此番凌尘重伤昏迷,他怎么都不会放心离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