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吼出声的却是慕容雄天,他的这一嗓子也让即将按下手枪扳机的军卫们全部停止了动作,作为七大秘密部队的最高首领,慕容雄天在军人心中是神一般的存在,他的命令在军人之中就代表着无上的权威。

    一时间,目光全部聚焦在慕容雄天的身上,之前下令的苏毅成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轩辕盛的目光也锐利起来。他们两个可是知道,几个月前的那个晚上,慕容雄天便是仅仅三个照面就惨败在凌尘手下,被打的七窍流血。而这,也让恢复后的慕容雄天暴躁了很久很久,引为毕生的最大耻辱。

    他这次站出来想要干什么,苏毅成和轩辕盛心知肚明,也就不再说话。

    伸手拨开围在凌尘周围的几个军卫,慕容雄天如小山般的身体正正的站在了凌尘的面前,一双微眯的眼睛直视凌尘,释放着慑人的威严和沉重无比的威势。

    来自慕容雄天的无形气势惊人无比,让所有人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如同压着一块沉重的铁板,呼吸都变得格外困难。整个大厅变得落针可闻,谁也没有想到,本该是一场别样的生日宴会,却出现了如此惊人的变故,苏家公主当场强硬拒绝与轩辕家的订婚,现场,还忽然出现了一个被龙家全国通缉,让轩辕盛都惊的当场失控的可怕人物……而慕容雄天,他又是要做什么?

    “想和我打一场?”面对慕容雄天刻意释放的威压,凌尘却没有半点慕容雄天希望看到的慌乱或忌惮的样子,甚至连慎重感都没有,就这么倾斜着目光,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慕容雄天这个架势,凌尘哪能不明白他想做什么。

    “哼!”慕容雄天冷哼,本就沉重的威势一瞬间又暴增了几分,他目光低沉,眸中仿佛有两团火在燃烧:“凌尘,你果然还活着……不但还活着,那么重的伤,看来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NO……不是好的差不多,而是已经完全好了。”凌尘笑眯眯的说道。

    那天晚上凌尘受伤之重,慕容雄天可是看在眼里,那绝对是足以让普通人死上不知道多少次的重伤,那样的伤即使是出现在他慕容雄天的身上,也足以让他死的不能再死。他本以为凌尘纵然体质变态,可以在那样的伤下不死,也必然残废……至少,他的左手被枭狼刺了好几个血窟窿,右臂差一点被轩辕盛给斩下来,这样的伤,就算是全世界最顶尖的医疗机构,也不能让其痊愈。

    但凌尘,却是个十足十的怪胎,他的身体根本不能以常理而论。那日的伤不但痊愈,而且完全愈合的时间,甚至连半个月都不到。这个时间如果被慕容雄天知道,会惊到下巴都砸到地上……不,应该是完全不会相信。

    “完全好了?”慕容雄天的眉头猛然挑了一下,显然心中震惊,继而又一声冷笑:“那最好不过。你我,就堂堂正正的一战吧。上次,我一时大意轻敌,败在你的手上……而那也是我这辈子,最耻辱,最不能接受的失败!!这种耻辱,也只有把你彻底击败才能洗刷!”

    对慕容雄天而说,那个晚上的惨败,的确是他这辈子至今为止最大的耻辱。

    那时,他一共和凌尘交手三个照面:第一个照面,凌尘主动攻击,慕容雄天不闪不避,以强硬的身体直接迎上,迎着凌尘的攻击将他狠狠撞飞出去,将凌尘的手腕都撞击的脱臼,他自己也仅仅是感觉到些微疼痛而已。第二个照面,他正式出手,和凌尘的拳头毫无花俏的碰撞,将凌尘直接砸飞了十几米远,整只右臂都脱臼,并碰了大口鲜血,而那一拳,他也不过才用了六分力。

    第三个照面,他用了八分力,想要将凌尘的脑袋直接轰爆,结果却一拳打空,然后被凌尘化掌为刀,重击在太阳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