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王今天这些乱七八糟的决定让他觉得不可理喻,但此时安静下来,细细回想冥王的每一个决定,他却再也无法对冥王心生鄙视。

    他纵然是冥王,却是同时是一个父亲。绝对不会做任何伤害自己女儿的事。这个被他悉心保留了万年的房间,承载的就是他对冷儿万年未变的如山父情。他会做出今天这看上去近乎可笑的决定,却也有着太多的理由。他口中所言想让冷儿早点恢复记忆只是其中一个,更重要的,是他读取了冷儿的记忆,从冷儿的记忆里知道了凌尘,知道了凌尘的身份和经历,知道了他身上的天谴之月,也知道了他来冥界的目的,更知道他无法在这里长久留驻。

    另外,拥有天谴之月就意味着必成修罗,这是凄月所告诉他,陨灭的白虎也这么告诉过他。那么身为遭遇过万年前修罗之难的冥王,也应该会知道。那么,他会如此急于和坚定的定下他和冷儿的关系,也必有“修罗”这一层的某种考虑。

    好吧,这些其实都不重要。眼下最重要的是……这个晚上该怎么过!

    冥王可是吹胡子瞪眼的吼叫过明天一定要看到冷儿恢复部分记忆,起码能喊他一声“父亲”,但是……但是……

    冷儿的长相毫无疑问是极其漂亮可爱的。她喜欢各种洋娃娃,而她本身就是一个精致唯美到极点的洋娃娃。但是,虽然她的真实年龄已是惊人的一万多岁,可其外在完全就是一个稚龄女孩,凌尘实在是没有下的去手的信心。

    冷儿已经在房间里转了好几圈,细嫩的手儿不断的抚过一个又一个的洋娃娃,眼神迷离而茫然,显然,虽然她灵魂缺失,记忆沉睡,但依然对这里存在着模糊的熟悉感,就如她到达血冥天池后,会对着血冥天池发呆一样。过了好久,她飘向了那张大床,落在了绣满如意纹的美丽缎被上……这个缎被,在冥界是一件绝对多数亡灵见都没有见过的奢侈品。

    “是不是觉得这里很熟悉?”凌尘坐到床边,看着正伸出小手抚摸着软被的小冷儿说道。

    “嗯……”冷儿抬起头,轻轻的应了一声,然后移动身体,贴到了他右肩膀的位置,用柔软微小的声音说道:“主人,讲故事。”

    在好感度提升到40以后,和冷儿独处时,她都会喜欢离他离的很近,几乎把身体贴在了他的身体上,然后一边靠着他,一边倾听他讲故事。

    凌尘本来就在纠结着今晚会不会真的和冷儿发生什么,而这里又如此安静,又有着一张床,还有个便宜岳父的“逼迫”,此时冷儿靠近,一缕淡淡的幽香传入鼻中,让他正往某个方面乱想的心思被重重的带起,呼吸开始出现了少许的紊乱。

    他轻轻的侧脸,看着近在咫尺的冷儿。她趴跪在被子上边,前倾的身体轻贴在他的肩膀上,她的这个姿势,让她上身的衣服自然垂下。凌尘这本无心的一侧目,却从冷儿微垂的襟口看见了一片白得晃眼的酥腻,中间还有一道若有似无的诱人浅谷,顿时目瞪口呆。

    冷儿迷惑的看着凌尘忽然变得奇怪的表情,又顺着他的目光,不解的看了看自己的胸脯,然后伸手,撒娇般的晃了晃凌尘的手臂,重复着自己每天都会做出的请求:”主人,讲故事。“

    凌尘无声的吞了吞口水,一股邪念在心中悄然弥漫,然后就如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他看着冷儿娇嫩无暇的脸颊,微喘着说道:“冷儿,今天不讲故事了,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

    “游……戏?”冷儿露出不解的样子。

    “嗯,是会让冷儿……很喜欢的游戏。”冷儿明不明白,对凌尘来说已经不重要,面对此时的冷儿,他发现自己之前的心理障碍已经是荡然无存,也或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