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个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凌尘扭曲着脸问道。.

    “我还想知道你的这个戒指又是从哪里来的。”菲伸出手指揉了揉前额。

    “我先问你的!”

    “从某个怪物身上捡的……该你回答了。”

    “也是捡的。”

    “……”

    “我拿到天谴之月,你拿到拉克西丝!我拿到拉克西丝的眼泪,你拿到了神圣之月……靠!这还能更离谱点么!”凌尘有些抓狂,这情景,简直就像是预先写好的狗血剧本一样!

    “你冲我纠结也没用,我也很惊讶。难怪你刚才敢表现的那么嚣张,原来居然是演的这一出。”菲很无语,

    【拉克西丝的眼泪】和【神圣之月】互相出现在对方的视线中,让他们连刚刚激发起的战意都消失个大半。凌尘没想到天谴之月居然还有完全针对它的克星,菲也同样没想到拉克西丝居然也会有失效的时候。两个人对视了半天,都是郁闷无比。

    “看来,我们两个似乎还真的很有缘分。”半晌之后,凌尘冷不丁的冒出了这么一句,声音中满是感慨。“天堂”相遇,一起存活,一为亚当,一为夏娃,在天堂和地狱中互相支撑和搀扶,又互视对方为自己唯一的对手。在这个名为神月的世界,他们的境遇又是如此惊人的相似。

    “还打不?”菲声音中的凌然气势已几乎全部消失。

    “看起来,老天并不想让我们交手,但当年的约战还有最后的决胜战,时间拖到现在,无论如何也该决出结果了,显然非打不可。只不过,这里毕竟是游戏世界,如果凭借游戏世界里的东西进行对决,事实上是很不公平的。我的天谴之月对你无效,你的拉克西丝也对我无用,这似乎就是在告诉我们,我们这最后的决胜战胜负不该用游戏世界的综合实力来取决,而是用一种更公平的方法。”凌尘缓缓说道,胸脯也微微挺起,显然成竹在胸。

    “你是说……那个方法?”菲的眼神略微怪异起来,但说起“那个方法”时,也并没有表现出排斥。

    “当然是那个方法,这对我们来说,是最为公平的方法了。很多年没那么交手过,现在的你敢还是不敢呢?”凌尘的眼神之中开始显露挑衅。

    菲唇角微勾,巧笑倩兮:“我们又不是第一次用这么方法决胜负,又有什么不敢。不过,亚当,可不要忘记输掉的后果哦。”

    凌尘眉角一动,忽然问道:“菲,当年你执意要回到故乡,是为了与你的母亲团聚,那你后来找到她没有?”

    听了凌尘的话,尤菈神情一动,有些担心的看向菲。

    菲却是毫无动容,但嘴角的那丝浅笑却悄悄消失,她静静的说道:“找到了,当年和你离开不到两个月后就找到了,但那时她已经奄奄一息,一个月后,她就病逝了。虽然那时莉丝和卡桑德拉还跟着我,还带有疯子留下的器具,但依然是无力回天。”

    凌尘眉头猛的一动,感觉自己似乎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他小心问道:“你母亲怎么了?怎么会奄奄一息?”

    菲闭上了眼睛,略显僵硬的神情彰显着她并不想触及这段回忆,或许除了凌尘,任何一个人问她,她都不会给予回答:“当年我被带入‘天堂’,母亲伤心欲绝,每天都苦苦寻找,又每天处在将我遗失的自责之中……整整七年,她没有一天放弃过寻找,因为她相信我还存活在这个世上,这或许,就是身为母亲那特殊而伟大的感应力量吧。只是,整整七年,她奔波、劳累、劳心、自责、哭泣、绝望……等我找到她,她找到我时,她的精神和身体都枯竭到了还不如一个百岁老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