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是被我取代了。”凄月微笑依旧,仿佛这对她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要执行神月计划和完成我的个人目的,最先要做的,就是控制天谴之月。这本来是件相当难的事,但惊喜的是,在我找到天谴之月时,里面居然有一个存在万年之久的器魂。于是,我使用我神魂所拥有的特殊‘控制’力量,分魂进入天谴之月,悄然依附在这个器魂之上,夺取了她的全部记忆,然后抹杀了她的存在,让我的这一小部分魂魄取代了原本器魂的位置成为了天谴之月新的器魂。哦……那个器魂的名字的确是叫夜月,父亲嘛,也的确是夜帝夜无涯。说起来,小主人可要好好的感谢那个夜月哦,她虽然被我抹杀了,但我所知道的关于遗忘大陆的一切,都是来自她的记忆,如果没有她的记忆做指引,小主人在神月大陆的历程还不知道要走多少弯路。”

    凌尘的脑中“轰”的一声,口中发出一声愤怒之极的咆哮:“你……你竟然杀了夜月!她本来就只剩魂魄,还被封禁那么多年,已经无比可怜,你既然能取代她的位置,就一定有办法在取代后让她脱离天谴之月,而不是抹杀!”

    “哦……你说的我的确可以做到。但放掉说不定就会有什么后患,抹杀掉多简单,一了百了。哦,还有那个无聊的三年约定,也是我为了防止麻烦随便用的一个借口,如果你那天再遇到夜帝,直接告诉他他女儿早就已经死了,报出凶手是我也没关系唷。”凄月很无所谓的说道。

    “你!!”凌尘的眼睛死死的瞪大,看着凄月那淡淡含笑,根本没有一丝后悔与罪恶情感的表情,心中阵阵发冷,他根本无法相信,这真的是与他朝夕相处一年多的凄月吗?

    “不!不可能……你不可能是那么残忍的人,不可能……”凌尘看着凄月缓缓的摇头,他依然不愿相信凄月会是一直在单纯利用、戏耍着他,并且心性如此残忍的人。他们在一起经历了很多很多,一年的时间,几乎每天都在一起,就算不能了解彼此全部,也足够了解本性。凄月虽然处处透着神秘和心机,但她所有的行动、言语……都根本不应该是这样的人啊!凌尘这一生经历了太多的东西,也让他在识人这方面几乎从来不会有偏差,他也一直都很信任着自己的判断。

    “如果,你一直都只是在单纯的利用我,欺骗我,那为什么你那天晚上还要……还要……”

    “那天晚上?哦!你说那件事啊。”凄月马上明白了凌尘在指什么,无比娇媚的笑了起来:“你想问的是,如果我一直都是在欺骗、利用你,为什么那天晚上还要勾引你让你上了我呢?而且你上完之后,还发现我居然还是个处子哦。”

    凌尘:“……”

    “咯咯咯咯,可怜的小凌天,你的样子,让我都不好意思说出真相哦。”凄月的一双媚眼眯成了两条细细的缝:“那么,那天晚上后的第二天,你起床之后是不是有些头晕乏力,只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却记不清楚细节呢?”

    “……你想说什么?”凌尘的眉头猛的一紧,因为这的确是他第二天起床的感觉,他甚至都想不起自己是怎么回到床上的。

    “那是因为,那天晚上的事都是假的哦。”凄月淡淡的笑着:“你忘记了么,我神魂的力量就是控制,我甚至可以控制你在某段时间的记忆。那天晚上,根本什么都没发生过,只不过是我在你记忆里留下的模糊虚拟影像。我又怎么可能让我这么美丽的身体委屈在一个人类的身下呢。”

    “你那天在走进浴室的时候就已经昏倒了,之后的时间根本没有发生你记忆里的事,而是我耗费了一些时间,在你身上种下了一个叫‘媚月’的印记。这个印记,可以让你永远听命于我,但,第二天,我就忽然发现这个印记居然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