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败家子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黄河水……清了(1/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zhbia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朱厚照一听,眨眨眼,先是一愣,而后笑了。

    他是相信方继藩的,方继藩让自己不用急,那便不急了。

    不过……

    一听方继藩嘱咐他赶紧想办法量产新药,倒是让朱厚照又重新惆怅起来。

    而今,研究所有的是银子,毕竟上市了,这么多人挥舞着银子送了来。

    可是要量产,且还要达到大规模的量产,里头却有不少的难点,是朱厚照非要克服不可的。

    这也是朱厚照无奈的地方。

    这一点,和织毛衣不同。

    科学的道路,总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困难,翻过了一个山丘,接着会有一个新的山峰在等着你。

    朱厚照撇撇嘴,却应了下来:“快了!”

    …………

    第三日。

    辩论继续开始。

    这一次,翰林院更加人满为患。

    毕竟上一次的辩论,已经吊起了所有人的胃口。

    王佐的一番高谈阔论,获得了无数人的掌声和认同。

    他毕竟是个品德高尚的人,且满腹经纶。

    哪怕是新学的门人们,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至于李朝文……

    他的表现,实在是有愧真人之名。

    原本大家对于这位真人,还颇为敬重的,可而今却多了几分轻视。

    弘治皇帝清早起来,显得忧心忡忡,在辩论开始之前,弘治皇帝召了王佐和方继藩觐见。

    弘治皇帝显得很疲惫,眼袋乌青的,显然又是一宿未睡。

    先是看了王佐一眼,又看看方继藩。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道:“两位卿家不必多礼,来,赐座。”

    王佐点头。

    方继藩已是落座。

    这王佐和方继藩彼此都不看对方,当对方是空气。

    弘治皇帝随即道:“王卿家,朕久闻你的大名,在南京可好?”

    王佐声若洪钟道:“陛下,尚可。”

    弘治皇帝抚案,淡淡道:“你是否对朕有所不满。”

    王佐听罢,立即起身拜下道:“陛下何出此言?臣蒙陛下不弃,忝列显职,圣恩浩荡,臣仰慕恩德,报效都来不及,何来不满之说?”

    弘治皇帝道:“那么,王卿家何以屡次三番,和朕对着干呢?”

    弘治皇帝将话讲透了,我是皇帝,你是臣子,那你为何来拆朕的台?

    王佐肃然道:“这正是为了社稷啊,陛下,难道忘了成化年间的事吗?臣受陛下恩典,见有人蒙蔽皇上,所谓不平则鸣,岂有沉默不言的道理,陛下……”

    王佐说到此处,眼眶就红了,带着几分悲痛道:“臣在南京听说了许多事,陛下改弦更张,欲行新制,可敢问陛下,祖法,难道就一无是处吗?在江南,许多的读书人因为陛下行新制,十年寒窗,毁于一旦,科举之途,再无希望,不满者,如过江之鲫。臣所担心的是,倘若继续这样下去,这些读书人,便是遍地的干柴,但凡有火星子冒出,便是大火熊熊,陛下啊,这一场大火,要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