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玉藻躺在床上,看着空空的房顶。

    楼上的租户换了人,女子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很有韵律,好像是在跳舞。

    如果不是在凌晨两点多就好了。

    司玉藻可以叫宋游上去交涉,但此刻她也没什么睡意,就不想破坏人家的好心情。

    她夜里没怎么睡,第二天先去了趟实验室。

    那座楼的地面没什么异常。

    一夜过去,血腥味也没剩什么,学生们踩来踩去,谁也不会想到这层楼的地砖上发生过血案。

    卢师兄不在,他今天在医院上班。另一个带班的师兄对司玉藻说。

    司玉藻了然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她上午第一节课就听不进去。

    司玉藻心中有个想法,而上午是实现这个想法的最佳时机。

    她溜出了学堂,自己乘坐黄包车去了张辛眉家。

    张辛眉家楼下有他的两个随从值班,一般人轻易不能上这栋楼。

    九爷在家吗?司玉藻问。

    她还以为要说点什么,两名随从才会让她上去。

    不成想,他们恭恭敬敬让开了:九爷去交通局了,司小姐请。

    司玉藻顺利上了楼。

    张辛眉这里除了随从,也有个女佣,同样是地下革命党。

    我来找点东西。司玉藻对女佣说。

    说着,她就想要撬开张辛眉的房门。

    女佣很大方:好的,司小姐稍等。

    她替司玉藻开了房门。

    司玉藻一路畅通,心想她实在太美了,没人能抵抗她的魅力,就连随从和女佣都对她刮目相看。

    她美滋滋进了张辛眉的卧房。

    这卧房她来过很多次,以前给张辛眉排毒的时候,就常在这里混。

    她反锁了门。

    张辛眉的卧房很简单,一排衣柜,一张书桌,一张大床。

    司玉藻从来没打开过他的衣柜。

    整个房间,除了衣柜,没有其他地方可以放东西。

    她深吸一口气,打开了一间。

    张辛眉是四开门的衣柜,每个衣柜里都是他的东西,非常凌乱不堪,只有一个衣柜挂着比较正式的衣裳外套,是他平常传出去的,女佣帮他整理的。

    司玉藻在乱七八糟里找东西,有点手忙脚乱。

    这个时候,她听到了女佣的声音:九爷回来了。

    司玉藻一惊。

    她急中生智,藏了个东西在自己的口袋里。

    张辛眉听说司玉藻来了,还在他的房间,也是很诧异。

    他回了房,果然看到她坐在他床上,笑得一脸尴尬。

    你来偷什么?张辛眉直接问。

    司玉藻白了他一眼:谁偷你的东西?我什么没有?

    张辛眉不信她的鬼话。

    他把司玉藻拽了起来,简单搜身,就在她的口袋里发现了什么。

    拉出来一看,居然是他的袜子。

    张辛眉脸都黑了。

    张叔叔,我发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