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乱世遇佳人 第1732章 练字(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家庭琐事很耗功夫。

    一上午,顾纭在白贤的帮衬下,把床单被罩都洗了,拧干量好。

    她偶然发呆。

    白贤就小心翼翼问:顾小姐,你是累了吗?

    不,我在想罗主笔。顾纭如实道。

    罗主笔辛辛苦苦来一趟,得了那么个结果,假如换成了自己,一定是恨的。

    顾纭没办法去想他有多恨,只是担心他这一路回去是否平安。

    若不是折在战场,反而是折在她家里,她肯定要内疚一辈子的。

    白贤的脸色有点惨白。

    他沉默着,额角的青筋动了动。

    他应该问点什么。

    依照顾纭的说法,她和罗主笔是谈恋爱了,可什么交代也没有,就这样把对方赶走,太不妥当。

    他也想辩解。

    白贤前半年在洪门里,也学会了一些为人处事的技巧。

    可这些话太过于沉重,每个字都有千斤,压在他的舌尖,他一句也说不出来。他就沉默着,任由自己犯的错继续着,反正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顾纭也只是想了想,她没想过去追。

    她性格里懦弱和没担当的那一面,在这个时候就显露无疑了。

    她是没办法对其他人负责的,她只能做到尽可能不给别人添麻烦。

    总之,两个人各有心思,一样的怯懦。

    下午,顾纭说要出去一趟。

    白贤立马跟上:你去哪里?我也去。

    顾纭道:我离开上海的时候,跟同事说好了,给报纸写点小文章,他会帮我发。发不了他也会帮我推荐给其他的报社。

    我已经写好了,要去镇子上的邮局,把文章寄出去,顺便说一说我这边的地址,让他们也好联络我。

    白贤就自告奋勇:我帮你去寄。

    一起吧,我先去借牛车,咱们明早去。顾纭道。

    借牛车很不顺利。

    牛在乡下算是奢侈品,一到开春就是劳力,谁家都宝贝得不行。

    顾纭多年不回来,跟族里的人不熟,她本身除了四叔,又没个至亲的人,谁家都推脱有事,不肯借给她。

    那我只能步行去了。顾纭叹气。

    白贤说:我可以背你。

    顾纭很想说,他人高马大的,比牛可要厉害了,忍不住笑了。

    可到底是玩笑话,她不好跟他说。

    她这么一笑,白贤消沉了一整天的心,颤抖了下。

    他心中最大的担忧隐去,昨天的亲吻滋味,就慢慢在脑海中回荡。

    他面红耳赤。

    好在顾纭没看他。

    比较幸运的是,黄昏时候,五姑夫送了四叔和四婶回来,用的是牛车。

    听说顾纭明天要去镇子上,五姑夫把牛车留给了她,自己走三个小时的路回去了。

    顾纭有点过意不去,四叔就说:自家的姑父,别见外。

    第二天,顾纭和白贤早早起床,天还没有亮就出发了。

    牛车上垫了被褥,这是四婶他们坐过的,还没有拿下去,颠簸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