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麻烦吗?”

    张陵又开始装傻了,看到杨月琪自然也就看到了跟在杨月琪身后的人,看上去是挺麻烦的,张陵觉得。

    一个男子的目光紧紧的追在了杨月琪的身后,人也不紧不慢的跟着,当注意到张陵的时候,那个男子的眼中出现了阴霾,简直就像被抢走糖果的小孩一样,这个人正是杨月琪在凌云律所中的同事黄文斌。

    杨月琪的同事注意到了杨月琪的反常,自然就会有一些人告诉黄文斌,无论是本着看戏的心思也好,拉关系也好,总会有这么一些人唯恐天下不乱。

    张陵这一耽搁,给了黄文斌足够的时间。

    杨月琪再想拉走张陵已经来不及了。

    “这位是?”黄文斌满脸温文尔雅,眼中那股子凶狠却是毫不掩饰的落在了张陵的身上。

    “我不想认识你,所以你可以走了。”

    杨月琪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看到张陵满脸阳光的说了一句毫不留情面的话,这让杨月琪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月琪,你这位朋友未免有些太不近人情了吧?”黄文斌眼中的阴霾若是放出来只怕已经能够遮天蔽月。

    “月琪是你叫的吗?而且。”张陵听到黄文斌对杨月琪的称呼,脸上笑容收敛,“谁是你朋友?”

    “说话注意点,有些人不是你这种穷小子能惹得起的。”

    听到张陵的话,黄文斌不屑的扫了一眼张陵身上的地摊货,脸上的温文尔雅如冰雪消融,彻底阴沉了下来。

    “黄律师,我和我朋友说话请你不要打扰,还有以后请不要再叫我月琪。”

    杨月琪这个时候终于找到了一个插话的时机,说完就抓住张陵,想要拉走张陵。

    虽然看到张陵生气她心里有一些小窃喜,但是她不希望张陵和黄文斌发生冲突,这是为了张陵考虑,张陵在她印象中只有一个爷爷,而听同事说黄文斌的家世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

    “呵呵,自命清高,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你今天走了明天也就不用来上班了,"biao zi"。”

    黄文斌看着杨月琪露出了恼怒的表情。

    本来都已经被杨月琪拉动的张陵一步就停住了,倒不是张陵想要欺负人,但是张陵不可能让杨月琪被欺负。

    “套用网上的一句说法,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在a市混不下去。”

    张陵回头,表情冷若冰霜,一股无形的气势从他的身上蔓延出来。

    “大言不惭,名字都不敢说的无胆之辈。”

    “我的名字你还不配知道。”

    张陵说话的时候,杨月琪又使劲拉了张陵一把,但是依然没拉动。

    “张陵。”杨月琪的声音里充满了焦急。

    “没事的。”张陵看着满脸气恼的杨月琪安慰了一句,身上的气势也消散不见,有些无奈的被杨月琪拉着离开了。

    黄文斌愣愣的看着张陵被杨月琪拉走,一时间没有能说出话来,刚刚一瞬间他被张陵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镇住了,那种气势只有身居高位的人才能散发出来,那是一种底蕴一样的东西,他曾经在一位他父亲都要卑躬屈膝的人身上见过。

    黄文斌回过神来的时候,张陵已经被杨月琪拉着走远,又扫了一眼张陵身上的衣着,黄文斌脸上再一次出现了狰狞,刚刚一定是错觉,一定是错觉。

    杨月琪虽然不漂亮,但是对黄文斌来说很重要,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位能让他父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