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

    唐聿城回到唐家。

    安小兔看出他心情不是很好,又想到他傍晚出门的时候,明明心情挺不错的。

    于是她关心地问道,“聿城,怎么了?”

    “没事。”唐聿城一把将她拉入怀里,紧紧地抱着她。

    想到翊笙说的那些猜测,陆隐很可能是双重人格……斯修根本就没有活着。

    想到他原先坚定地认为斯修还活着,甚至都设想好了等找到斯修之后,将当年的误会解开,然后,他会努力补偿这些年的亏欠,结果……翊笙的猜测,让他觉得自己原本构建、憧憬的未来世界,快要坍塌了。

    他深吸一口气,将心头上的那股压抑和难受给压下去。

    突然,他有点儿不想再往下查了。

    不想弄清楚真相,也不想再将斯修找出来了,只要斯修好好活着,不管在哪个世界的角落,他都不想知道了。

    虽然他嘴上说没事,可是安小兔明显感觉到他的情绪很不好,忍不住担心了起来。
    她没有问他,抬手捏了捏他的耳朵,浅笑说道,“时间不早了,快去洗澡睡觉。”

    说完,还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

    她的唇刚离开他的,他就立刻缠了上来,像个饿了许久的野兽,根本不给她一丝逃离的机会,有些凶残、迫不及待、又饥饿地啃吻着她的唇。

    “聿城……”安小兔的睡袍被他扯开,忍不住惊呼一声。

    “等会儿一起洗。”

    他解释完,吻上她的白皙优美的颈项。

    听出他话里的话,想到他的强悍,安小兔顿时觉得双腿有些发软,双手不得不攀上他的脖子。

    后来,唐聿城将被吻得七荤八素的她放倒在身后的床上,然后迅速褪去自己身上的衣服,倾覆上去……

    不仅表现特别凶猛强悍的他汗如雨下,而安小兔也满身的汗水,像从水里捞上来的于洋。

    于是再到事后,确实如他所说,一起洗澡了。

    安小兔洗了个澡后,虽然身体累,但理智还是清醒的。

    而他身前的男人则是一脸的神清气爽。

    “翊笙说,陆隐很可能是双重人格,主人格是卡西特·冯·克利斯,而分裂出来的人格则可能就是斯修;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陆隐有些行为很像斯修的,而同时他又保留着原来的性格。”唐聿城将他搂在怀里,语气平静地解释。

    安小兔听得忍不住缓缓皱起了眉头。

    如果真像翊笙所说的那样,陆隐是双重人格,那可能就意味着唐斯修已经不存在了。

    他们的原本的猜测,成了一场空欢喜。

    难怪他出去了一趟,回来就心情不好了。

    “那只是翊笙的猜测,还没有得到证实,你先别乱想了。”安小兔安慰他说。

    其实她挺怕到最后,真的证实陆隐是双重人格,而唐斯修早就死了……到那时,这个男人会再经历一次失去唐斯修的痛苦。

    当年,因为小安年的到来,而她的身体又虚弱着,他不得不将大部分的精力放在她身上。

    如今,如果再经历一次失去唐斯修,他会比当年还要痛苦许多吧。

    想到这个,安小兔抱紧了他,又说,“聿城,不管最终结果如何,你……你还有我、安年,还有那么多爱你的人呢。”

  &nbsp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