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夜幕下,那个瘦弱的女孩,一个人孤零零返回来,从怀里取出一块还有些泥土的草茎,用衣袖擦了擦,蜷缩着身子,咬了一口,慢慢咀嚼起来,似乎一点也感觉不到镶她背后那狰狞的三道血痕。

    “不值得,我不值得你这么做,”苏言哆嗦着嘴唇,伸出手想要抚摸她苍白的脸,但她却是在此刻顺着苏言的石像躺下来,紧紧搂着苏言,似乎在这片孤寂之地,只有他,是她一直所坚持的动力。

    “王大哥,我厉害吧,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也只有这个时候,我才敢这么看着你,和你说说心里话……”

    “海清从小生在一个旁支家族里,早已没落……王大哥,知道吗,这些我从未奢望过,也没想过,我只想当一个没人关注,默默在角落里仰望他人的配角。”

    “有时候啊,心里无缘无故就郁闷起来,一个人悄悄离开主家,来到那片紫阳山脉,来到那个山洞前……那一刻,海清似乎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感觉到处都充满了甜蜜……王大哥,再见了,希望你快快乐乐的,那样,海清也是幸福的。”

    “王大哥,海清,说到做到了,你一定会没事的,天,要亮了,海清要走了,你可能不再会记得,有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孩,喜欢过你,就让她那个时候的样子,永远停留在你记忆里。”

    …………

    看着海清将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擦给了苏言,看着她还在施展秘术,激发自己的潜能,看着她一点点的苍老,直至全身萎靡,一个人孤零零离开,也不想让醒来后的苏言见到她丑陋的样子。

    苏言蹲着,无声的哭泣着,他从来没想过,海清为了自己,会做出这么大的牺牲,而自己醒来后,脑海中还在想着乱七八糟的事,这一刻他的心,近乎碎裂。

    江雨霏哭着,直接跑过来,一把拉起苏言,对着他的脸就是一巴掌:“你不配,如果不是玄奕哥告诉你,你是不是永远也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女孩曾经为了救你,而牺牲了自己,她不欠你什么,你不值得她的爱。”

    封玄奕跑过来,赶紧拉住江雨霏的再次冲动,看着石洞门口的遮掩之物,也想给自己一巴掌,是他害了她,竟然还怀疑是司徒家偷偷派来的探子。

    苏言什么也没说,眼泪却是止不住的留下来,自从告别小夏,来到这个世界,有意无意,他招惹过许多女孩,胡小柔、江雨霏、古婧、上官兰、顾明珠、宁清婉、唐夭夭、林淼,这些人,因为种种原因,彼此摩擦,但是,海清却是真正的只交流过一次。

    他不知道,在自己每天没心没肺的定魂、混日子时,会有这么一个女孩一直在记挂着他,然后从那么远的冀州,孤身一个人一直找来,直至为了最后的牺牲。

    他的心在这一刻,被感动过,好久没有过的触动让他心肝剧裂,海清,海清,你不值得。

    “我,不配。”苏言嘶哑着嗓子低声道。

    “你就是不配。”江雨霏还要冲上来扇他一耳光子,却被封玄奕连忙拉住:“雨菲够了,苏兄,他心里也不好受。”

    “他能不好受?他就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苏言我告诉你,你立马进去给我找到她,你欠她的,你一辈子都还不清,我原本以为自己变了,但是,这一刻我忍不住了,我江雨霏今天就把话放在这,找不到海清,我就通告整个冀州,中州皇族乃至所有的州,我让你整天被追杀,让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江雨霏近乎吼着道,这么久来,当着苏言的面第一次喊出了他的真名,海清搂着苏言所说的那一字字,一句句,以及和她近乎一样的生世,让江雨霏感同身受,尤其是这个傻女孩,为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