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衣女子踌躇了一下,最终还是敌不过心头悸动,推开了门,进入到房内。

    中年妇人跟在绿衣女子身后进入到了房内,顺手关上了房门。

    绿衣女子莲步微移,凑到了杨延嗣床榻前,瞧着床榻上他熟睡摸样。

    玉手颤抖着缓缓探出,抚摸在了杨延嗣面孔上。

    “瘦了,却也变得更俊俏了……”

    “香姨,你说前日送考,他明明在人群中一眼就瞧见了我,为何却对我不理不睬……”

    听到绿衣女子呼唤中年妇人香姨,她的身份自然呼之欲出。

    初醒!

    相比于一年前的青涩,经过了一年的磨练,初醒明显变得更成熟更沉稳了一些。

    身段拔高了,模样被幕帘遮着,但一双美目却勾人心魄。

    香姨站在初醒身后,听到了初醒的问话,回道:“大致是不想跟我们这些余孽们沾染上太多关系吧……”

    “余孽……”初醒凤目中闪过一道迷茫,“若是没有他,我们这些余孽也不会活的这么滋润,不良人的势力也不会发展的这么迅猛。”

    香姨点头,“没有他当初送来的那些银两支持,我们确实没办法掌握汴京城里的一百三十家花楼。”

    “和一百三十家花楼相比,我更希望待在他身边。汴京城里有闺女的权贵,都想让他当东床快婿。我们的计划必须加快,我不想以后连站在他身边的资格都没有。”

    香姨面色有些为难,“自从借助咱们提供的银两发展起来后,那些水鬼们开始不安分了,命令过去了,他们也阳奉阴违。而且他们做事没有以前干净利索了,留下了许多首尾。”

    初醒眼中闪过一道寒光,“等那件事查清楚了,就抛弃他们。别因为他们的愚蠢,把我们也葬送进去。”

    “关于杨家的那件事,也只是老鬼们随口一说,你怎么就当真了呢?”

    初醒摇头,沉声道:“我派人仔细调查过,他们说的有可能是真的。”

    初醒抚摸着杨延嗣面庞,“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必须帮他查清楚……”

    香姨点了点头,退出了房门,剩下了初醒一个人痴痴的守在杨延嗣的床前……

    杨延嗣这一睡,直到明月初升才清醒了过来,初醒却不见了踪影。

    睁开了双眼,就瞧见了趴在桌前呼呼大睡的邋遢青年。

    鼻头耸动了一下,杨延嗣在自己衣服上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熏香味。

    这种熏香似乎是女子才会用的……

    杨延嗣猛然间掀开了盖在身上的被子,确认了身上的衣服没有被动过后,才放下了心。

    两世加起来,保存了近三十年的童男之身,他可不想糊里糊涂被人拿走。

    下了床,杨延嗣趴在房门口吆喝了一嗓子,立马有一位侍者出现在他面前。

    “之前有没有女子来过我的房间?”

    侍者回道:“鸨母进去过几次,见公子在熟睡,就退出来了。”

    “给我打一盆清水,我要清洗一下。然后再给我准备一桌酒菜。”

    侍者听到了杨延嗣的要求,立马下去办。

    一会儿时间,酒菜和清水都送了过来。

    简单洗漱了一番后,杨延嗣停着饿扁了的肚皮开始吃了起来。

    斟上了一杯酒,喝了一口,吧唧了一下嘴。

    酒的度数很轻,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