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呲!”

    夏溪苽这一次,是被后背的一阵剧痛给疼醒的。她忍不住叫出了声,在意识还未完全清醒之前,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眼前正欲抽下第二记的鞭子。

    “哎呦!”

    鞭子打在手掌处又是一阵剧痛,夏溪苽这回是彻底清醒了。当下甩开那鞭子睁大眼睛,周遭各色鱼群环绕在她头顶,偶尔几只悠闲自得的吐着泡泡。海草随着水流波动来回摇摆,不远处地龙虾与螃蟹,竟勾肩搭背,大摇大摆的四处走动。

    夏溪苽见此情景,就觉得自己像是身处海底世界,周身被大片深蓝色的海水包围。

    “敢情又穿回来了?”夏溪苽不置可否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仿佛做了一场噩梦一般。

    夏溪苽依然清楚的记得就在不久前,她在大学课堂上昏昏欲睡,等她醒来的时候,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的以百米冲刺的姿态奔跑在逃亡的路上。

    她慌乱的打量了眼周围的场景,空旷的岩石地面,除了她身后一直叫喊着要追她的大批人马,再无其他人。

    夏溪苽觉得莫名其妙,那时候她只是单纯的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她不由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着装,那一身大红色喜服,俨然是一副待嫁的模样。

    再一联想到后面的追兵,夏溪苽立刻便明白了此时她的处境——逃婚。

    脚下步伐不停,夏溪苽慌不择路间眼前便出现了一处悬崖峭壁。她大惊之下想要驻足,无奈竟发觉自己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躯,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双腿毫不犹豫的一脚踏空直直跌落下去。

    下落速度极快,夏溪苽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在嗓子眼就要跳出来了。她此时还是认为自己是在做梦,这种感觉应该是睡觉时压着胸口了,倒也没有太过担心。

    可这种心安理得,直到离她不到半米远的峭壁上生出的一条藤蔓,她伸手去够时被那藤条上的倒刺划伤了手掌,疼得她条件反射的松开了救命稻草般地藤条的时候,她才后知后觉的察觉到,她可能不是在做梦。

    做梦怎么会还有痛觉?

    那既然不是做梦,难不成是穿越了?

    下落速度越来越快,夏溪苽此刻大脑也在高速运转之中。然而等她想到这个可能性的时候,她半眯着眼看着身下深不见底的深渊,这才悲哀的意识到,她大概就要光荣成为历史上第一个穿越时间最短的人才了。

    于是,她干脆两眼一翻,彻底晕了过去。

    夏溪苽当时,已然抱着必死的决心,所以等她再度睁开眼时,周围的一切,委实令她吃惊不已。

    正当夏溪苽准备手舞足蹈的庆幸自己还依旧顽强的活在二十一世纪时,背后居然又是一阵透骨的疼痛。

    夏溪苽被这一记鞭子抽的柳叶眉都忍不住皱在一处,她含怒望着自己面前一群雍容华贵的女子,忍不住开口骂道:“你们丫的都是谁啊,打人犯法知不知道?信不信我叫保安?”

    夏溪苽这一句话说得底气十足,虽然不太清楚自己回穿时的地点为什么会变成海底世界,但好歹是法治社会,她即便时常小偷小摸,也还是个公民。

    那一群女子之中为首的那一个,听着夏溪苽突然冒出来的一大串话,充满贵气的脸上不禁一愣,倒是她身旁的另一个青衣女子扬眉看向夏溪苽,极是不屑的说:“大姐你瞧瞧,这丫头打破了你的花瓶,竟是这副认错态度!”

    “可不是,依我看,光是挨二十下鞭子早就不够了。这样死不悔改,倒不如用她那亲手打碎的花瓶碎片,刮毁了她妖媚惑众的脸。”为首女子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