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帝剑眉皱了皱,语气依旧恭敬,字里行间劝阻意味浓厚,“彩辰上神,命数自有天定,你若执意大开杀戒,怕是……”

    说到这里,玉帝止了口,微微作揖。

    “玉帝这是在威胁我?”彩辰冷笑,星眸一片猩红,“可那又怎样?事到如今死有何惧?你们到底知不知道,云衍已经走了!彻彻底底的走了!”

    “望上神节哀!”

    众仙齐齐叩首,平淡无奇的语调中听不出半点悲伤。

    “云衍,你快睁开眼看看,这就是你到死也心心念念的仙界?”彩辰笑得肆意,泪水顺着眼角滑落,“不嫌可笑吗?”

    她说着,数道彩光从她周身倾泻而出,眸中猩红,已是入魔之兆。

    众仙见状大惊,慌忙起身设出结界,银白屏障与那彩光呈对立之势。

    玉帝站立其中,素来威严的脸上是罕见的严肃。

    远古神祗坠入魔道,怕是纵然墨渊消亡,她也会成为第二个威胁三界的魔物。

    有人忧愁,自然有人欢喜。

    魔族本因凤如归的死而群龙无首,眼看着将将出世的上神入魔,若是日后由她带领魔族,想必定能统治三界。

    思及此,为首那浓眉大眼的将领命众兵将放下手中长戟,纷纷下跪叩首,模样恭敬。

    然则入魔的彩辰根本顾忌不上这些,她此刻只想亲手杀了眼前道貌岸然的仙家,即使她心里清楚明白的知道,云衍的陨落与他们根本无关。

    右手缓缓抬起,彩光在她手心一圈圈缠绕,只需她一个念头,眼前看似坚不可摧的银白色屏障,刹那间便可灰飞烟灭。

    适时,一声啼叫响彻云霄,巨大的白色身影划过上空,最终停驻在彩辰面前。

    它乌溜溜的眼珠此刻盛满委屈,羽翼拼命拍打,像是要阻止彩辰的下一步行动。

    彩辰身形一滞,却只是一瞬,“让开!”

    白鹞不允,飞身上前用它毛茸茸的脑袋蹭她的手心。

    轻轻柔柔的触感渐渐勾起从前的点滴回忆,下意识怕手中的彩光伤到它,彩辰缓缓收敛起周身的戾气,猩红的双眸亦变得清明。

    “小白。”彩辰怔了怔,嗓音有些哽咽。

    知道自家主人恢复神识,白鹞“咕咕”叫了两声,脑袋却仍是不肯离开她的手心。

    众仙自知逃过一劫,暗自松了口气,便听到一直搂着幻珊的南宁绝开口道:“云衍神君拼命救你,绝不是为了让你自寻死路。”

    彩辰闻言,眸光稍稍从小白身上移开,似有若无的落在南宁绝身上。

    “我神化之前,你对我有恩。”彩辰淡淡道,“我自当报答。”

    语落,她微微抬手,莹莹彩光从指尖流泻,极快将幻珊包裹其中,下一秒又迅速抽离,化作淡淡屏障笼罩在她周身。

    “三魂七魄中我已替你护下三魂,其余七魄你要寻找也好,等待也罢,终会回归本体。”

    他对她的情,在她眼里,不过陌路一般的恩惠。

    南宁绝搂住幻珊的手掌紧了紧,凤眸定定看了眼对面高高在上的人儿,彩光下的她倾城容颜更加精致,唯有远古的苍凉雍容气质她把握的恰如其分,遍地星辰清丽悠远,她伫立其间,美得惊心动魄。

    只一眼,他便知道,初识那个叫夏溪苽的小仙已经彻底消失。

    而他从前不曾拥有,现在更不可以。

    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