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辰就那么静静的抱着云衍,看着他的身躯薄如蝉翼终究消散。

    她不哭不闹,遍地星辰绚烂夺目,璀璨的双眸却渐渐黯淡。

    天河是孕育神明的地方,上神寿命长久,它便替诸神存下岁月中遗忘的点点滴滴。

    彩辰一动不动的伫立在白玉砌成的栏杆之上,将二人的往昔细细回顾,往往笑着笑着,就流出泪来。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终于将她与他的记忆看得透彻,而后她微微笑了笑,不管不顾的飞身而下。

    兵解之术动用的那一刹,天河之水漫天飞舞,彩光照亮半边天际。

    盛世之景持续数日之久,随着三界七彩星辰瞬间枯萎,上古界尘封,她留存于世间的最后一抹痕迹,终趋于无形。

    八百万年后,三界中诞生唯一的神,他一袭素衣胜雪洁白,韵雅如画的绝世容颜下凉薄的眉眼,较之过往,多出一抹化不开的悲悯。

    他的彩辰,不惜以魂飞魄散为代价,将神力倾注于天河之中,意念生生不息,终使得天命动容,令他重生。

    天界众仙迎来第一位神祗,纷纷下跪叩首,顶礼膜拜。

    然则如此光景,何曾是他想要拥有的?

    众人皆道月老红线可以牵起一世情缘,殊不知染上心尖之血的红石,会成为永生永世的羁绊。

    他自私过一次,便不介意自私第二次。

    他要再度看见她的容颜,哪怕是让他从三界中彻底消亡,她对他恨之入骨,亦甘之如殆。

    没有人明白时隔十万年后,他在西海见到她时油然而生的喜悦,饶是他定力极好,也险些把持不住。

    他开始有条不紊的设局,可真当他手下的棋子如约而至,他望着她梨花带雨的脸,忽然就痛难自持。

    他终于明白当初他执意要她活着,她心底的那份孤独与绝望。

    他甚至还未来得及告诉她,同她在人间的那段岁月,是他这数十万年最幸福的时光。

    如果可以重头来过,他愿二人只是人间烦恼柴米油盐的平凡夫妻,再没有守护天下苍生的重担压在肩头。

    无奈覆水难收,阖上眼的那一刹,他只盼她能多恨自己一分,彻彻底底将他放下。

    远古记忆纷沓而至,彩辰御水而出,心尖便仿佛被人用利刃生生割去一块,鲜血淋漓。

    八百万年前,你独留我一人在世上。

    八百万年后,你终究选择舍弃我。

    云衍,你我之间,总逃不过一个天道轮回。

    彩辰苦苦一笑,系在腰间的红石却倏尔闪过一道光亮,她不禁低头看去,原本暗幽色的的石块此刻已泛起淡淡光亮。

    彩辰像是意识到什么一般,当即凝神探去,透过层层迷雾缭绕,她察觉出一股极为熟稔的气息。

    云衍!

    兵解之术虽会使人魂飞魄散,却不曾想最先存于红石中云衍的心尖之血,竟在无意之间留下一缕魂魄。

    方才经过天河之水浸染,终是觉醒。

    想起前不久月老同自己说过的话,彩辰莞尔。

    这老头子大抵比她先一步察觉出来,跑到云邸跟她玩文字游戏呢!

    好在此刻她并没有心情找他算账,甩手在天河四周设下结界,彩光包裹下红石飘至半空。

    结魄术许久不用竟也不生疏,彩辰双手印伽,黯淡的双眸划过流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