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衍见夏溪苽神色虔诚,行动上又太过谨慎,便出言宽慰道:“你既是无心,他们必不会怪罪。”

    语罢,微微一扬手,袖袍飘动间,金光一瞬而逝,方才的狼藉也在顷刻恢复原样。

    夏溪苽忍不住啧啧称奇,心下又开始琢磨自己何时才能有这样的本事。想了半会儿总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得遗憾的叹了口气,朝云衍问道:“既然入口不是这里,那又是在什么地方?我走了好一段路也没看见。”

    云衍笑了笑,语气里透露出些许同情,“我之所以一直说要在天黑前走出去,一方面是这里怨灵众多,更重要的,却是天色一暗,通往一重天的入口为了防止怨灵入侵,会自动关闭。待到天明时分,才又再度开启。”

    换而言之,她抖着小心肝颤颤幽幽,劳心劳力赶了半天的行程,都是徒劳无功了?

    夏溪苽欲哭无泪,觉着自己深受欺骗,望向云衍时,眼底已是一片悲愤之色,“你一路上揣着明白装糊涂,看我出糗,很有成就感是不是?”

    “我之前纯粹忘了告知与你,只是……”云衍说着,面上闪过恍然大悟的神情,“经你这么一提醒,也的确挺有趣的。”

    这已经是夏溪苽在仙界,第三次被人说是有趣了。然而她却无法当成是夸奖,想起先前多次与这厮争辩都讨不了好处,索性闭口不言,不再看他。

    夏溪苽容貌艳丽,生气的时候那两片柳叶眉会微微上扬,衬得她那张脸极富灵气。

    云衍见了好笑,索性也不勉强她,径自绕着夏溪苽为中心,画了个直径为三米的圆。末了,才朝夏溪苽道:“今夜便在这里歇息一宿,若非遇上什么大事,切记不可离开这个结界。”

    夏溪苽生气归生气,却到底是惜命的。这结界又设在墓地旁,天亮之前便是云衍赶她走,她也会死皮赖脸的呆着。

    但面子上不能太过不去,夏溪苽装模作样的瞪了云衍一眼,这才不情不愿的盘膝而坐。

    云衍哪里会和夏溪苽这样的小仙生气,无所谓的笑了笑,也便在一旁歇下。

    兴许是云衍的到来让夏溪苽安心不少,又兴许是这一天的路途太过劳累。夏溪苽稍稍放松心神,很快就感觉到了倦意。

    她这一觉睡得极为香甜,梦中花香悠远,光影斑驳。

    她像是遇见了故人,远远地立在一旁朝她招手。她想走得近些看清楚,身子却不听使唤。

    可她仍旧觉得喜悦,眼角含笑,连风刮过都是甘甜的味道。

    再后来,她耳边传来如流水般悦耳的声音,轻轻唤她,“西瓜。”

    夏溪苽不悦的蹙眉,下意识地挥了挥手,想将这声音赶出去。

    可那声音不依不饶,“西瓜,你再睡下去,只怕天又要黑了。”

    夏溪苽这回是听清楚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却对上云衍凉薄如水的眼眸。

    此时天已大亮,林间一派祥和之景,全然没了夜间的诡异氛围。而阳光就这么洋洋洒洒的倾泻在云衍的脸上,墨色的发有几缕因为微垂的头懒散披落在肩头,随风轻扬。

    大早晨就看到这样养眼的美景,夏溪苽脸颊却是不禁泛起红晕。她略显尴尬的朝云衍笑了笑,站起身佯装没事人道:“你说得对,咱们快些走吧。”

    “你不吃早饭了?”云衍问得关切,眼底的戏谑却是清清楚楚。

    夏溪苽知道他是在打趣自己,也不准备回他,只是翻了个白眼,道:“入口在哪里?可以驾云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