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芳枫话音刚落,虾兵许是受到打击,面上显出颓败之色。只是心底虽然不舒服,但还是硬着头皮再度冲上前去。

    奈何夏溪苽周身水波宛然形成一道天然屏障,别人攻不进去,她却能反守为攻,以一敌百。凡有虾兵触及水波之处,泛起阵阵波澜,水光乍现,人便击退大半。

    顾芳枫见她如此,方才还是得意的脸上已隐隐换上狠戾之色。

    西海会御水之灵的除了她的父皇,已再无其他。而父皇也极少使用御水之灵,唯独她尚在年幼之时,无意中见过一次。却也不过是能够操纵水流,凝力伤人,绝非是像夏溪苽这般华丽的阵仗。

    根本不见她有丝毫费力之处,只是静静坐在那只白鹞身上,周身已然水波流转,染上晚霞橘红色的光,有种说不出的惊心动魄之感。

    这样的妖怪,一旦留下来被父皇察觉,她难道还会恩宠依旧吗?

    顾芳枫越想越心惊,再顾不得大家闺秀的端庄贤德,一把推开挡在她面前的虾兵便亲自上阵。

    只可惜她擅长的是操纵鱼群,如今离西海隔着十万八千里的路程,她竟半点也讨不了好去。

    怒极之下一挥衣袖,扬声道:“七妹,我念及你我姐妹之情饶你一命。如今我们人多势众,你总归逃不掉的,还不快束手就擒?”

    “饶我一命?”夏溪苽听了好笑,恐怕在这仙界之内最想让她去死的,顾芳枫敢说第二,绝不会有人敢说第一。

    夏溪苽缓缓伸手指向顾芳枫,只见一道清流极快自她指尖飞出,在顾芳枫还未来得及躲闪之际,已划破她娇嫩白皙的脸颊,渗出点点鲜血。

    顾芳枫疼得大叫出声,慌忙用手捂住脸颊上的伤口,冲着夏溪苽怒道:“你个腌臜东西,居然想要谋害于我?”

    顾芳枫素来一副娇柔温和的模样,这样的脏话一旦骂出口,自然令在场的众人都吓了一跳。顾靖言更是挑着眉看过去,嘴角勾起意味深长的笑。

    顾芳枫也意识到自己这话说得不妥当,但话已出口,她此刻顾不得其他,手下一动,便又指挥着虾兵拼命上前。

    夏溪苽冷眼看着,稍稍凝神,又是一道水流击出,划破了顾芳枫另半边的脸颊。

    伤口比先前深了些,血流不止。顾芳枫彻底慌了,双手捂着自己的脸,不顾形象的尖叫起来,“大哥,这妖孽竟想要毁我的容,你可不能再心软了啊!”她说着,沾满鲜血的手掌扯住顾靖言的衣袖,央求道。

    顾靖言不动声色,却是有些嫌恶的挪开顾芳枫的手,“父皇叫我们带七妹回去,要的是活人。你如今这般架势,只怕会要了她的命。伤你两下算是自卫,何必斤斤计较。”

    顾芳枫没想过自己的兄长此刻还在向着夏溪苽说话,终是怒气败坏,冷笑道:“你少在这里装好人!这些年你和她干的龌龊事情还少吗?这样舍不得,怕是心疼你的小情人了吧?”

    顾靖言也不反驳,俊脸微沉。

    彼时,第三道清流毫无预兆的再度在顾芳枫脸上划开一道伤口,她尖叫着怒瞪过去,只听见夏溪苽清冷淡漠的声音,“你曾赏了我三鞭子,现在我还给你,算是两清了。再说毁容,大姐可是说笑了。当初拿着花瓶碎片想要伤我的,可不正是您吗?”

    夏溪苽漫不经心地说着,璀璨的双眸淌出淡淡寒意。

    那几下她控制了力道,此刻虽是皮开肉绽,终归不过是皮肉伤,根本不会留下疤痕。

    而她现下已支撑不了太久,待灵力耗尽,她便成了别人砧板上的鱼肉。此时出手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