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溪苽心下正琢磨,不知不觉间已随南宁绝到了九重天。

    此时天色暗淡,隐隐有几颗星星露出面貌,不远处的南天门仍有两名天兵把守着。手持长戟,腰杆笔直的站在大门两侧。

    见到南宁绝回来了,这才动了动身子抱拳行礼。

    其中一位天兵夏溪苽是认识的,就是蟠桃盛会那一天她好声好气问路,对方屁都不放一声的闷葫芦。

    闷葫芦显然注意夏溪苽很久了,知道南宁绝要带她进去,竟是大胆的横在入口处,冲着夏溪苽问道:“这位仙子的名牌,不知可否一看?”

    夏溪苽明白他的意思。

    譬如人间的身份证,仙界也有象征着身份的名牌。只要念个诀唤出来一瞧,是不是上仙,能不能进入天庭,自然一目了然。

    不过夏溪苽却不同,因为不受西海龙王待见,她从一出生便被丢在一旁自生自灭。名牌上连个名字都没有,只是寥寥四字——西海小仙。

    西海龙王不愿给她龙女的身份,换句话说,就是不认她这个女儿。

    只是,这些事情夏溪苽可以不在乎,但是把守的天兵却必须在乎。他们没有理由放一个不明不白的小仙,进入九重天这样的地界。

    盘查的话一出口,南宁绝已然沉下脸来,“本君带的仙子,也由得你们随便查看吗?”

    拒绝的意思已经足够明显了,谁想闷葫芦却是个死脑筋,想也没想便振声道:“这是卑职的职责所在,还望上仙不要为难。”

    许是从来没有谁敢堵在南宁绝的家门口不给进的,他面色愈加不好看,只盯住那闷葫芦不说话。

    倒是另一名天兵稍显圆滑世故,知道南宁绝心情不好,急忙拉着闷葫芦退到一旁,道:“南宁上仙请。”

    摆在平日里南宁绝定不会就这么算了,只是他身边有个急需救治的夏溪苽,他竟是忍下了这口气。深深将闷葫芦的相貌记在心底,准备秋后算账。

    和南宁绝的气闷不同,夏溪苽显得毫不在意,一心只扑在身后的小白身上。

    先前一直被南宁绝搂着动弹不得,现在进了天庭后终于行动自如,她便急急忙忙跑过去查看起来。

    原先只能看到小白坠落的背影,想着受的伤兴许还不严重。谁料这一看,简直令夏溪苽萌生了杀人的念头。

    左边的羽翼被顾芳枫生生折断,鲜血染红了小白雪白光滑的羽毛。此刻血虽止住了,但因失血过多,它不知何时已经昏睡过去。

    毛色血红沾上尘埃,整只鸟看上去奄奄一息。

    小白那样臭美的一只灵鸟,要是知道自己浑身上下一块干净的皮毛也没有了,都不知道该有多伤心难过。

    一想到这里,夏溪苽心尖猛地抽搐了一下,眼泪便又湿了眼眶。

    她慌忙扯住南宁绝的衣袖,急得语无伦次,“小白,你救救它,快。”

    一路上净听着夏溪苽念叨这只白鹞了,这会儿听到夏溪苽的要求,不由瞪大双眼,满是不屑道:“你要本君救一只破鸟?”

    夏溪苽也急了,怒道:“它不是破鸟。它叫小白,一只成年白鹞。”

    南宁绝极为不耐烦的搂过夏溪苽的腰肢,就要走,“本君把它带上来已经仁至义尽了,你休要再无理取闹。”

    夏溪苽当即费劲甩开南宁绝的手,怒视着他就是不肯走。

    这架势,差不多是小白死了,她也不活了。

    要论起来,只要南宁绝甩袖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