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芳枫自然也意识到这一次的事情做得有些过火了,但她一想到夏溪苽如今不知怎的通了灵识,更是拥有御水之灵,心下便忍不住害怕。

    龙王虽会责罚夏溪苽,但再不受宠也是自己的女儿,总归不会赶尽杀绝。他日她的才能被发掘,自己的地位定然无法保住。而若能借云衍神君之手,夏溪苽必然再无翻身之日。

    况且,夏溪苽自己也出示了信物,她算不上诬陷。

    顾芳枫心里如是想着,嘴上却依旧是极为不忍的口吻,“云衍神君,七妹年幼,请神君开恩。”

    “既要求情,当初何必说与我听?”云衍终是淡淡开口,语气悠然却有种说不出的压迫气场。他似是漫不经心的取过那张手帕,修长的指尖将将碰触到绣着自己名字的边缘,那“云衍”二字便化作一根水草,簌簌掉落。

    “这三界之内,还没人敢利用我的手来借刀杀人。”

    顾芳枫见自己使得伎俩被人轻而易举的识破,那端庄的模样终于掩饰不住,当即跪在地上,颤抖着身子,矢口否认道:“神君饶命,小女也不知这竟是假的。”

    云衍闻言,微微笑开,声音里说不出什么情绪,“你说不知,那便不知吧。”语毕,那凉薄的眸望向夏溪苽,淡淡道:“这玉佩是我从月老那里淘来的,你若喜欢,送你也罢。”

    等云衍慢悠悠的将这些话说完,便转身,已是一副要离开的模样。

    这就无事了?

    早就听闻云衍神君性情寡淡,此番见了果真不假。西海龙王不由长舒口气,朝着云衍离去的背影挽留道:“神君此番前来,西海招待不周,不如留下歇息一宿?”

    云衍止住脚步,回头看向夏溪苽,嗓音些许缥缈,“不了,我要找的东西,此番已经找到了。”

    语罢,薄唇扬起一抹笑意,竟就这么离开了。

    那笑容极淡,配上他凉薄的双眸,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夏溪苽看得微微失神,跪在地上的顾芳见了,却不由暗自攥紧双拳。那美甲刺进肉里,她竟也不觉得疼。

    接下来的几天,顾芳枫因为诬陷夏溪苽的事情被关了禁闭,顾靖言也被派出去东海参加东海太子的寿辰。

    夏溪苽虽说不再受到她那些哥哥姐姐的挑衅与骚扰,却也算不得安稳。

    先是被西海龙王逼问她为什么突然开窍,甚至学会了御水之灵;后来又被赶鸭子上架,非要她练一段舞。

    前者倒还好办,她一句“不知道”就能尽数打发了。可是后者,却是无论如何也推脱不掉。

    原来玉帝的宝贝金孙已到了娶婚的年纪,谁想性情刁钻不满玉帝替他定下的凤凰之女。玉帝无奈之下,只得借着蟠桃大会的由头替他那孙子办一场“相亲大会”。届时,有才艺者皆可参加。谁能有幸被玉帝金孙看中了,便是下一届王母的人选。

    这种攀龙附凤的好机会,西海龙王当然不会放手,当即命他那宝贝大女儿加紧练习起来。谁想就在此时,九重天外悠悠然传来云衍神君的口谕,说是希望龙王的七个女儿都能参加。

    言外之意,明明摆摆是要带上夏溪苽。

    也亏得云衍的“格外关照”,夏溪苽这个打小就肢体极度不协调的理工女,愣是被抓去练舞了。

    好在西海龙王一心只想要顾芳枫得到王母的宝座,对其他女儿都不甚关心,更别提夏溪苽这个一出生便不受宠的小女儿了。

    然则夏溪苽长相委实绝色。一见失神,再笑倾城,柳眉如画,樱唇似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