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手将将触到南宁绝的衣袖,来人嘴角的笑意即刻便消失了。他一把搂过夏溪苽的腰肢,逼着她不得不凝视过去,“你胆子倒不是一般的大。”

    他俊颜此刻黑了大半,凤眸冷冷看向她,语气阴凉。

    夏溪苽见他这副样子,面上笑容一僵,心肝脾脏肾俱是一颤。暗自咽了一口唾沫,强装镇定道:“哪里哪里,上仙过奖了。”

    南宁绝冷扫了她一眼,却是伸手勾起夏溪苽的下颚,缓缓溢出一抹笑,月色下凭空生出淡淡凉意,“你要什么同本君说一声,本君哪一样是不允的?如今闹到老上君那里,若非本君及时赶来,怕是皇祖父知道了,你又要遭罪。”

    虽说南宁绝这人的脾气委实自大了些,可到底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主,一番话说下来,反倒让夏溪苽愈加觉得没脸。

    按照南宁绝的性子,不仅在兜率宫出手帮她,还忍着一股气直直到了殿内才发作出来,左右还是为了她的脸面。

    想到这里,夏溪苽嘴角的笑容也挂不住了,稍稍垂下眼帘,声音轻柔,“谢谢。”

    南宁绝冷哼一声,一把放开夏溪苽,又要往屋里走去。可她的声音却极快的追了上来,话语坚决,“可小白为我而伤,即便因此而受罚了,我也问心无愧。”

    夏溪苽没有回头,只望着不知何时走来的小白,眼底笑意浅浅。

    南宁绝回头望去,月华笼罩在她周身,嫩黄的留仙裙泛出薄薄的白光,竟衍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艳之感。那是不同于世俗的颜色,清丽悠远。

    “幸好本姑娘聪慧过人,刚刚顺手携来两枚仙丹。”夏溪苽倏地从袖口取出那枚丹药,一手叉,笑得张扬,“哇哈哈哈哈,小白快夸我啊夸我啊!”

    南宁绝有些不敢相信的站在原地愣了半晌,好似才适应了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额头隐隐暴出几根青筋,转身的那一刹几乎是咬着牙道:“明日朗坤殿外有一粒灰尘,本君都不会放过你!”

    笑声戛然而止,夏溪苽苦大仇深的目送南宁绝渐行渐远的背影,唯剩小白歪着脖子,不解的“咕咕”叫了两声。

    九重天外,顶端的一朵白云之上,自边缘泛出金色浅芒,巅峰祥云缥缈,虽看不清里面的景致,单单就是这样盛况,也足以令人叹为观止。

    前提是,少了在一旁就差砸锅卖铁的红衣老头。

    “哎呦,累死本仙君了。”月老哀嚎一声,一屁股坐在了祥云之上。

    他自今日一早便赶到了这里,偏偏直直等了两个时辰,里头也不见半点回应。虽说他早就做好了会是这种情况的准本,但到底年迈了些,叫唤了这么久,嗓子和体力都吃不消。

    “罢了罢了,本仙君还是明日再来将这红石奉还吧。”又休憩了片刻,月老嘀咕着站起身,就欲驾云离开。

    谁料彼时天空突然绽放出强烈的金光,那光芒比阳光还要耀眼几分,月老下意识的眯起眼,心底却忍不住乐了起来。一回头,果见原先裹在云层之外的金光消失于无形,露出里面淡雅的景致来。

    小桥流水,春暖花开。

    “早知道是这样,本仙君应该先一步将红石搬出来才对。”

    月老说着,颇为得意的跺了跺手中拐杖,慢悠悠的飘了进去。与此同时,金光再次显现,巅峰祥云依旧自在缥缈,隐了云内景致,一切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待到行至深幽出,便见正懒洋洋躺在石椅上的云衍。阳光暖融融的照在他身上,有一股说不出的惬意之感。月老像是司空见惯一般,不见多少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