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那人是你呢?”

    “便是我,也不能。”云衍眸光定定落在夏溪苽的身上,语气轻缓,却是说不出的肃穆庄重。

    夏溪苽有些失笑,脚下微微踉跄了几步,“听神君的意思,竟是让我与南宁上仙成婚,也是天命所指?”

    云衍不答,只是静静凝视眼前之人,见她亦是执着的望向自己,空气间过分静谧。

    良久,云衍终是无奈般的叹了口气,提步至夏溪苽面前站定,修长的手缓缓摊开,金光淡淡显出。适时,掌心便已多出一块面泽光亮的红石,暗红色的线条隐隐有蔓延的迹象。

    夏溪苽好似这才察觉出这红石的来历,不由吃惊道:“这东西怎么会在你这里?”

    她话音刚落,极快就想明白了各种缘由。红石既是月老送出去的,现下物归原主,又似乎无任何不妥之处。

    思及此,夏溪苽扬唇,似是自嘲般的笑笑,望向云衍眸中却带了分刺探的意味,“月老说红石本是有灵性之物,若非有缘,否则谁也不能将它摘下。”

    云衍轻轻笑了笑,眉眼间竟是风华无限,偏生说出来的话依旧不置可否,“那也许,便是缘分吧。”他说着,微微弯下腰来,双手轻轻触及来人的浅黄色衣带,那枚精致小巧的红石,便已安然置于她腰间。

    “这一次,切莫再丢了。”

    夏溪苽怔了怔,忽又想起二重天时顾芳枫嚣张跋扈的嘴脸,眼帘微垂,话中不自觉便染上了半抹苦涩之意,“神君这又是何必,红石以我所见,却是个时灵时不灵的东西。”留下来,到底徒生念想。

    余下的话夏溪苽不打算说出口,而实际上,她也没机会说出口。因为就在下一刻,她惊觉那张韵雅柔和的脸倏地放大在她面前,唇上触感微凉,鼻息间亦是如墨般的淡香味道。

    夏溪苽眼皮忍不住轻轻颤了颤,慌得止住呼吸,手下双拳攥紧,却仍是不愿退开半毫。

    无论她如何否认,百般催眠,可这一刻,她终究骗不过自己。

    她对云衍的感情,又何止是喜欢这样简单?

    她想着,闭上眼来。金光愈加浓厚,在他们周身包裹出一个金色的屏障。夏溪苽感到似是有什么源源不断的自她口腔传入五脏六腑,心底渐渐腾升出说不清道不明的暖意。

    他在做什么?

    夏溪苽猛地睁开眼,欲要伸手推开他。却见面前之人神色泰然,修长的睫毛微微垂下,阳光下倒出轻轻浅浅的剪影。

    不知怎的,手下力道软了几分,再之后便如何也使不上力气了。

    就这样过了稍许漫长的时光,那温凉的唇瓣缓缓脱离夏溪苽的,不等她回神,云衍已淡淡开口,“你与南宁上仙的婚期,我会尽快找月老定下。”

    夏溪苽有些不可置信,缓了又缓,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说什么?”

    吃了她的豆腐,现下居然这么快就想要撇清不成?

    “婚礼那天你须得驾云万米至朝圣殿,我方才渡了一千年灵力于你,总归不会再从云端上落下了。”云衍语气微顿,凉薄的眉眼里却不见一丝一毫的波澜,“算作是,我送与你的嫁妆。”

    夏溪苽这回是听清楚了,好笑的摇了摇头,身下又是一颤,“嫁妆?”

    云衍见她形体不稳,正欲伸手去扶,却被夏溪苽一把拍开,只听她似是有些歇斯底里的怒吼道:“你有什么资格给我备嫁妆!”

    云衍怔怔看了看自己的手,眼底闪过一抹苦涩又极快消逝,他将目光转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