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大概是幻珊第二次见到这般姿态的夏溪苽了。

    只不过,第一次是在朗坤殿的树荫底下,躺着小憩实属正常。至于这一次,幻珊斟酌半天也没找出什么合适的理由。

    毕竟,躺着从祥云上飞出来的仙人本就不多见。更何况,还是从屋内招了朵祥云飘出来的仙人。

    幻珊正纳闷着,夏溪苽却是在见到来人后从祥云之上跳了起来,揉着脑门,气势汹汹道:“开关门要温柔你难道不知道吗?我都快被砸傻了!”

    长得一副温柔小生的相貌,偏生火气这般大。这间珍宝阁为防止物品受潮,室内空气与室外却是隔绝的。她这么直直冲进来,行走间带起一阵风,愣是叫那堆珍宝吹落了下来,身上被砸还是其次,方才一个银制的香炉不偏不倚掉在她头上,简直眼冒金星。

    要不是她机智的招来一朵祥云逃出这是非之地,只怕这会子脸已经肿成猪头了。

    幻珊显然是因这没头没脑的指责声怔了怔,复又朝着四周扫视一圈,面上亦是染上怒意,嗤笑一声道:“不过是个侧妃罢了,日后待我成了正妃,你还不被我压了一头。区区一个珍宝阁,我还进不得了?”

    听这话,怕是幻珊误会她摆出女主人的架子说她无礼。夏溪苽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道她这一顿砸是白挨了。

    只得恭恭敬敬行了一礼,道:“仙子此番前来,又是为了什么事?”

    “哼,还算懂点规矩。”幻珊一拂衣袖,眼底划过倨傲的神色,“你要嫁给南宁绝的事情,我昨日在凤凰岛已经听说了。”

    夏溪苽干脆又重新坐在了祥云之上,点点头道:“所以呢?”

    幻珊见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微微又有些恼了,双眉一扬道:“所以,我是来奉劝你安分守己一点,莫要做了侧妃还不知足,妄想攀上正妃的位置。”

    总算说到重点了。

    夏溪苽兀自翻了个白眼,驾云至门外对着那一众面露担忧之色的宫娥笑了笑,遂又将门关起。转身迎上幻珊怪异的眼光,终于察觉出有什么不妥之处,略显尴尬挠挠头道:“不要见怪,我就是腿被砸伤了,行走起来稍显困难。”

    幻珊从头到脚打量了夏溪苽一眼,似乎确信了她的话,方问道:“你关门做什么?不怕我连这珍宝阁也烧了?”

    “你烧就烧呗,我又不心疼的。”夏溪苽耸了耸肩,倏地摆正了脸色,“我正好也有事情要与仙子商量。”

    “你能有什么事?”幻珊狐疑的看过去。

    夏溪苽倒是不将幻珊的不屑放在心上,只是盯着她认真道:“婚礼那天,我希望仙子能代替我去。”

    “你说什么?”幻珊不由睁大了眼睛,道。

    夏溪苽淡淡笑开,她面容清丽,这一笑竟捎上凄苦的味道,“仙子何须再问一遍,左右就是你听到的意思。”

    幻珊反复打量着夏溪苽,像是在考虑这件事的可信度,半晌,才道:“你为什么这么做?侧妃之位虽比不得正妃,却也是一众仙子趋之若鹜的位置。”

    “那只是你以为,天下这般大,又怎么会非一个南宁绝不可?”夏溪苽反问回去,见幻珊又有些想要发作的痕迹,笑了笑又道:“仙子与南宁上仙青梅竹马,倾慕于他并无不妥。只是,小仙这心底却也是有了人的。”

    “你不喜欢他?”幻珊不置可否道,但又极快否决了自己这个臆测,“这不可能。南宁绝性情孤傲,怎么会对一个不喜欢自己的女人上心?”

    “无论仙子信与不信,只我愿意让出侧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