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海的宴会设在龙宫大殿之上,夏溪苽与南宁绝赶到的时候,众人都已到齐,见到他们二人,纷纷站起身行礼。

    夏溪苽就是在这个契机,遇上了她真正意义上的生母。

    深蓝色的海水将整座宫殿包裹成一个水晶球般的城堡,水波轻缓,不知哪来的光透过深海折射进来,殿上暗红色华服的女子,容貌庄严,发髻用一支金步摇盘起。她缓缓站起身,仪态万千,虽比不得九重天上的王母,却依旧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华贵气质。

    夏溪苽看着,柳眉不由微微蹙起。

    顾芳枫像她,却只得了六分的相似。至于余下的五名女子,亦不过传了个三分的面容。但无论如何,到底随了龙王。

    而她自己,不像龙王便罢了,怎么会同龙后也是连半分的相似都不得?

    她正犹疑之际,南宁绝已贴在她耳边轻声道:“怎么了?”

    夏溪苽这才回神,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与他一道在二阶落座。

    西海龙王见状,当即笑着招来一众舞姬,仙乐悠然响起,夏溪苽漫不经心的瞧着,思绪仍是落在龙后身上。

    “那就是西海太子?本君怎么觉着他的眼神一直没从你身上移开过?”南宁绝凉凉说着,一只手已探到夏溪苽腰上,紧紧搂住。

    夏溪苽身上一僵,顺着南宁绝的目光望过去,果见不远处落座的顾靖言就这酒壶灌下肚,眸光透过层层舞姬,似有若无的停留在她面上。

    这架势,颇有种借酒消愁的味道。

    顾靖言一直将西海小女儿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如今成了别人碗里的饭菜,心有不甘实属正常。只是没想到,他居然把这份不甘摆在了明面上来。

    反观在顾靖言对面坐着的顾芳枫,就掩饰的极好。

    待一曲舞毕,她娇笑着漫步上前,橙黄色的金边裳裙随风轻扬,嗓音糯软,“舍妹嫁期将近,芳枫不才,愿献上一曲《凤求凰》助兴恭贺。”

    当着她的面弹《凤求凰》这样的曲子,顾芳枫的心性倒不是一般的大。

    夏溪苽忍不住抬眸望去,上座的龙王已不等南宁绝回应,笑着颔首道:“难为你这般上心,如此便开始吧。”

    悠扬的琴声很快响起,缠绵缱绻,似是处在暧昧时期男女心间的万千思绪,婉转不舍。

    夏溪苽听着不由眯起双眼,顾芳枫能弹出这样的曲子委实有些出乎她的预料,难为她还拖着一只受伤的左手。

    谁料曲声倏地一扬,一改先前的柔缓,渐渐变得激昂壮丽。而夏溪苽亦感到一阵阵带着气力的琴声阵阵划破气流冲击至她身前。

    这琴声之间,居然使了灵力?

    意识到这点,夏溪苽露出享受的神色对着顾芳枫微微一笑,暗中拦住正欲替自己设置屏障的南宁绝。

    顾芳枫大抵还不知道她体内已得了云衍送来的千年灵力,以灵力御琴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她原先灵力低微,怕是熬不过这一曲完毕。

    若是南宁绝借此设下结界,悠悠众口定会将她连一首仙曲都听不得的丑闻传扬出去,到时候入了玉帝的耳朵,这场婚礼能不能进行下去只怕会成为未知数。

    她就知道顾芳枫哪里来的好心!

    南宁绝亦想通了各种究竟,见夏溪苽神色自若,明白是云衍的灵力护体,索性不再担忧,只是投向顾芳枫的眼神之中,掺了冷意。

    顾芳枫见夏溪苽居然丝毫不受她琴声影响,暗暗咬牙,加重了灵力输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