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入为主 【046 渐生异变】(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彩辰仙子与西海彻底决裂的消息不胫而走,不出三日便已传遍整个仙界。

    众人都道彩辰仙子果真是个薄情寡义的,那日蟠桃盛会,她可以不顾手足之情毁掉亲姐声誉只为博得南宁绝青睐;今时今日,亦可以为求得自身逍遥快活而摆脱西海束缚。

    人们往往喜欢对所谓的流言加以自己不实的臆想,而这样的自以为是,在一众道貌岸然的仙家之中,也一惯适用。

    他们不会在乎导致夏溪苽与西海决裂的真正原因究竟是什么,他们要的,从来就只是结果。

    一时之间,彩辰仙子这个称号成了所有忘恩负义的代名词。恶名昭著,便是连玉帝都有些听不过去。

    是日,天家后园,清水溪旁流水潺潺,祥云浮空。

    玉帝隔着十里桃林设下棋局,见对面修长的手指携白子落下,握在手心的黑子稍显犹疑,半晌,终是落定。

    云衍将玉帝犹豫之色一一瞧进眼底,另一粒白子平稳落在棋盘上,微微一笑道:“玉帝可是为了南宁绝与彩辰仙子的婚事焦虑?”

    对方既然开了话茬,玉帝也不隐瞒,索性放下手中黑子,素来威严的嗓音此刻却染上商讨的口吻,“如今彩辰仙子的名声败坏,若还是执意让南宁绝娶她为侧妃,到底难以服众。”

    从前应允夏溪苽与南宁绝的婚事,一方面是遵从神君旨意,但也不外乎是出于政治上的长远考量。现下夏溪苽孑然一身,那日后的一场婚礼,便显得可有可无了。

    云衍又是一笑,神色间一派仙雅淡漠,“玉帝的意思,是想将彩辰仙子纳做南宁绝的姬妾?”

    玉帝闻言,点了点头,执子而落。

    他早些时日便想叫夏溪苽前来交谈,却是不知她究竟给他那宝贝金孙下了什么蛊,连日来形影不离,半点机会不得。

    再者,龙诏已出,断没有收回去的道理。为今之计,只有派遣使者前往西海安抚龙宫众人,亦筹谋着找准时机让夏溪苽回去认个错。此事也便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云衍将余光落在棋盘之上,白玉而成的棋子在阳光下泛着晶莹剔透的光泽,碰触时发出清脆的响声。

    “其实,玉帝何必多虑,彩辰仙子能与西海断绝往来,未尝不是一种机缘。”

    音消,原先将黑子包裹其中的白子稍稍让开一条道来,死局可解。

    玉帝凝视棋局片刻,终是悟出什么一般,愁眉不展的脸色渐渐缓和,深邃的眸子望向云衍,微微颔首,“有劳神君指点。”

    有个连世人都明白的道理——人言可畏。

    夏溪苽即便脸皮再厚,也不可能全然不在乎他人看法。

    近来,终日居于珍宝阁的夏溪苽在波澜不惊的时日里收到了两个不轻不重的消息。就像是平淡无奇的湖面投下的两枚石子,惊起不大不小的涟漪:

    一是婚期终于定在下月初六,二是凤凰岛传来幻珊口谕,说是婚礼那日,她定当备好厚礼登门拜访。

    言下之意,也便是代嫁成婚的提议她终是应承下了。

    论起来,幻珊对南宁绝真真一往情深。哪怕弃了凤凰岛公主的荣耀,哪怕只是一个侧妃之位,短短数日,她亦放开。

    遣走前来传递消息的宫娥,夏溪苽漫无目的地扫视四周色泽各异的珍宝,微微叹了口气。

    一切似乎都在按照她所预定的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但又似乎是因为太过有条不紊了,总让她有种莫名的惴惴不安之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