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之怒除了上神云衍,怕是无人能够承受。一众仙家见玉帝如此,纷纷下跪叩首,请求玉帝息怒之余,暗叹彩辰仙子竟是个胆大妄为的,连神君的安危也敢随意拿出来说事。

    南宁绝也一道跪下,只是目光仍旧停留在夏溪苽身上,眼底焦急之色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探究之意。

    月老之言犹在耳畔,夏溪苽根本不相信自己所见所闻。慌忙捡起那枚红石入手,朝圣殿仙气笼罩下暗红的光芒似乎闪烁的更快了些。

    确定这就是从云衍那里得来的红石,夏溪苽望向玉帝时面色更加凝重,“红石与云衍神君血脉相连,小仙绝无半点虚言。如若玉帝不信,大可招来月老与我当庭对质。”

    玉帝凤眼眯了眯,“这件事与月老又有什么关系?”

    “红石是神君从月老那里淘来,几经辗转方才落到小仙之中。这各中缘由,该是只有月老最清楚明白。”将红石攥紧于手心,夏溪苽努力压抑下心中焦急之色,解释道。

    初见时红石闪烁周期不过两三秒,现下看来却已时隔一秒,想来定是云衍力不能及,愈发危险了。

    玉帝又将夏溪苽从头到脚打量了片刻,见她此番神色不像是假装的,方叫来一名宫娥前去召唤月老。

    时间渐渐流逝,在仙界呆了不长不短的岁月,夏溪苽从来没有哪一天觉得比如今更加紧迫。

    云衍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无从知晓,亦无能为力。可偏偏心底的不安就像是生根发芽的种子,将她从头到脚包裹其中。

    玉帝用手抵住额头半倚在龙椅之上,露出些许疲乏之感。众仙家见状谁都不敢在此时上前触霉头,便都一五一十的跪在地上不动弹。

    夏溪苽将仙家的神色一一看在眼里,心中渐渐生出一股怒意。

    说什么神君安危事关仙界生死,如今明明是最需要他们救命之时,却一个个只想着自己的利益,便是连高高在上的玉帝,也是一派淡然之色,好似云衍平安与否全然与他无关。

    半柱香的工夫过后,月老终于姗姗来迟。他大抵是被一众跪拜的仙家吓了一跳,见到大殿中央的夏溪苽后又皱了皱眉。

    好在这年纪也不是虚长的,他很快就镇定下来,拄着拐杖不慌不忙的朝玉帝行了半礼,声音依旧硬朗,“老朽不才,敢问玉帝此番召见所为何事?”

    玉帝这才微微坐直身子,话虽是对着月老说的,目光却放在夏溪苽身上,“彩辰仙子说是有一枚红石危及云衍神君安危,而这红石更是出自你之手。老上君不如借此机会解释一二,朕执掌仙界万年,却是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个了不得的石头。”

    夏溪苽闻言眼底闪过诧异之色,她猜测了一千种玉帝不相信她所言的可能,只是没想到竟是这红石他根本就不了解。

    月老在见到夏溪苽也在殿内之时便已猜测到了一二,倒是没料到她居然能为云衍做到这等境界。只不过……

    微微叹了口气,月老收起心中不忍,亦将目光对上夏溪苽,装模作样的问道:“不知仙子口中的红石究竟长个什么模样,到让老朽也见识见识?”

    夏溪苽瞧他说得委实真挚,一时间也探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将信将疑的把攥在手心的红石递过去。

    只见月老面露疑惑之色,并不接手,用他那木质的拐杖朝那红石轻轻敲了敲,便已转身向玉帝恭敬作揖道:“回玉帝的话,这红石老朽也是第一次瞧见,用灵力探查后已确信不过一枚再普通不过的石头。老朽只是想不明白,仙子为何要将这种莫须有的罪名扣在老朽头上,更将神君的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