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的嫁娶习俗和人间其实没甚大区别,某种程度上而言,却是下凡历劫的神仙渐渐将这一习惯流传至凡界,这才有了后来的事。

    当下,两位新人伴着嫦娥柔和的声线行完夫妻之礼,众仙无论诚心与否,都一一摆出笑脸鼓掌祝贺。

    南宁绝有些迫不及待地出手扶住幻珊起身,俊颜泛出喜气洋洋的红光,薄唇上的笑意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他本来还担心夏溪苽会对前日自己所作所为心生愤懑,赌气阻挠。可今日的婚礼委实比他想象中顺利太多,不由凤眼含笑,多看了面前之人几眼。

    可就是那惊鸿一瞥,喜帕轻扬露出新娘半张容颜,南宁绝脸上的笑容便僵了僵。手下一松,大红喜缎的一头已经飘飘然落地。

    众仙不知缘由,只道是南宁绝手滑弄掉了绸缎,倒不曾太放在心上。唯独高坐龙椅之上的玉帝看出了端倪,剑眉又皱得深了。

    云衍神君说得机缘,莫不就是今日所生出的变故?

    思及此,玉帝以一种稀松平常的口吻,淡淡道:“礼既已成,且先送南宁王妃入洞房。”他没有说彩辰仙子,亦没有说南宁侧妃,已是在无形之间承认了幻珊的身份。

    南宁绝自是不知玉帝此时所想,只固执的望着他对立而站的红衣人儿,凤眸中的笑意渐渐收敛。

    幻珊见状,一直紧张的情绪愈演愈烈。虽然知道自己代替夏溪苽成婚的事用不了多久南宁绝就会知晓,但仍旧希望能够维持到这场婚礼完完整整的结束,让她名正言顺的成为他的妻子。

    然南宁绝没有。他生性直爽,有了疑惑势必要以最方便快捷的方式解决。手随心动探上那光洁丝滑的喜帕,仿佛下一秒便会轻而易举的揭开。

    但很快,广袖下的纤纤素手极刻覆盖上来,紧紧压住他的手掌,努力学着夏溪苽的口吻颤颤开口,“绝,莫要坏了规矩。”

    闻言,南宁绝已是笃定了心下臆测。

    他同夏溪苽相处的时日不算短,却只听她冷漠疏离的唤他南宁上仙,气急败坏的唤他南宁绝,以及谄媚肉麻的唤他小绝绝。

    从未有哪一次她会这般深情款款的道出他的单字,低柔婉转。

    心头隐隐腾出一股怒火,南宁绝再不多做犹豫,骨节分明的手指翻动,那本就飘飘欲落的喜帕终是彻底脱离,露出星眸红唇,面容娇俏的女子。

    一众好事仙家一见又有大事发生,纷纷放下手中银质酒盏,伸长了脖子朝大殿中央望去。而后,又纷纷睁大了双眼。

    那金步摇缀发,火红凤袍加身的纤瘦女子,虽不及夏溪苽的灵动浅笑,但容颜仍是如火般艳丽。

    居然是凤凰之女?!

    彩辰仙子又是去了哪里?

    众仙家满腹疑惑不敢明言,各个彼此间互使眼色,那神情模样,瞧着委实辛苦得紧。

    诵经声戛然而止,一时间佛光笼罩的朝圣殿好似山雨欲来,鸦雀无声。

    嫦娥显然也没料到会是如此场景,好在她久居月宫养出了四平八稳的性子,倒没众仙那样震惊,面上不动声色,只转过头向玉帝请示。

    玉帝眉眼深沉,望着殿上新人好似在思索什么。

    南宁绝却是在看清来人是幻珊后几乎疯狂的按住她的肩膀,怒吼道:“夏溪苽人呢?你把她藏哪了!”

    质问的话太过伤人,生生将幻珊欲要劝慰的话截在喉间,她认真看向南宁绝的眼睛,严肃道:“我没有。”

    “你没有?”南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