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过三界中最最微不足道的小仙,死便死了,到底不会赚取多少同情的眼泪。

    可云衍不同,他是这世道上唯一一个神明,仙界众仙受他福泽庇佑,景仰爱戴。若是因她而死,以至仙界动乱,这样大的罪责,她又该如何担待?

    云衍读出她眼底绝望,四十九道天雷劈下都不曾皱一下的俊眉终是微微蹙起,沉了嗓音,“那都是我应该承受的,与你无关。”

    与她无关。

    真的,与她无关吗?

    若非她当初自私要走,怎会博他怜悯放手?

    这其中的孰是孰非,说到底,都逃不过一个天道轮回。

    雷电再度划破天际,大地瞬时照亮。四周被混沌的风暴包裹,天雷不偏不倚,夹杂着狂风尖锐的呼啸声落在云衍伤痕累累的背脊之上。

    夏溪苽身子被云衍禁锢住,纵使受了如此重的伤,钳制住她的力量依旧霸道,不给她丝毫动弹的余地。

    她便眼睁睁看着自己心尖上的人儿咬牙受苦,她却帮不到他半分。

    没有哪一次比现在更让夏溪苽为自己的软弱无用,懊恼而忏悔。

    如果初到仙界她能潜心修炼,不日日惹是生非,那如今的情形会不会有所改变?

    只无奈,没有如果。

    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滴两滴加速的从她眼角滑落。

    大雨倾盆,早已被夏溪苽泪水浸湿的一块土壤蓦然抽出嫩芽,并已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生长,渐渐形成半人高的植株。

    那植株通体晶莹,含苞待放的花蕊彩光耀眼,分明就是被风暴席卷殆尽的七彩星辰。

    彼时天雷滚滚,蓝紫色闪电刺眼,毫不留情的打落下来。而那株半人大的七彩星辰倏地舒展开晶莹剔透的叶片,护在他们二人上方。花苞徐徐绽开,七彩光芒耀眼如艳阳,泛出莹莹光晕,将他二人包裹其中。

    地面震颤,那天雷落在光圈之上,似是落入水面一般引得点点涟漪,终是护得二人周全。

    夏溪苽惊异的睁大双眼,眼前奇异之景虽超乎想象,却又给她一种莫名的熟稔之感。

    她有些痛苦的闭上眼,斑驳的画面在她眼前一闪而过,呼之欲出。

    “西瓜,你可是哪里不舒服?”

    云衍的声音,柔和而关切。

    夏溪苽努力睁开眼,异样的感觉消失,她颇为恼怒的对上他关心的目光,“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分心管我做什么?”

    她话音稍落,果不其然又是一道天雷落下。

    好在有彩光阻挡,天雷再次避开。

    夏溪苽这才想起什么,伸出手指了指那将二人包裹的七彩星辰,不解道:“这是怎么回事?”

    云衍凝眸打量她半晌,甫苦苦笑开,“这件事,应当问你自己才对。”

    “我?”

    夏溪苽又把手指转向自己这边,语气很是困惑。

    彩色光圈将风雨同雷电一同阻隔在外,周围平静下来。夏溪苽趁着这个契机想要替云衍查看一下伤势,谁料云衍只是无谓的摇了摇头,紧紧将夏溪苽压在身下,自始至终重复着同样的回答,“我没事,西瓜。”

    夏溪苽挣扎不得,又怕动作太大扯动他的伤口,索性躺在地上不动,准备耐心等待这余下的二十多道天雷过去。

    但上苍总归不会让她如愿,直至第六十道天雷轰然落地,那星辰耀眼的彩光渐渐暗淡,花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