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苽,我在东边的集市瞧上个性子极好的,你且替我把把关!”

    当这一颇为无赖而理直气壮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夏溪苽正窝在厨房专心致志的研究新式菜谱。

    “行啊,两瓶桃花酿。”

    夏溪苽头也不抬,信手抓了一把砂糖丢进锅底。

    “哎呦我的姑奶奶,你上回才只要了一瓶!”

    那声音果不其然激动起来,巴巴凑上几步。

    “所谓入乡随俗,人间有句成语叫‘坐地起价’,你莫不是没听说过?”夏溪苽将来人朝炉灶旁推了推,蹙眉纠结了好些时刻,又往锅中撒了点粗盐。

    许是嫌调料放的太少,右手倒了些陈醋,直到锅中窸窸窣窣窜起一团火苗,夏溪苽这才满意的盖上锅盖,接着道:

    “更何况,你也不看看你上回叫我去把关的是个什么货色?菜市场上杀猪的!我也不是看不起劳苦大众,但他也长得忒肥头大耳了些,望着我就直直流口水,小眼睛眯成一条缝,却是和他摊位上那头待宰的猪崽颇有几分相像。”

    来人忙不迭打断她的话,反驳道:“众生皆平等,你怎么能以貌取人?”

    夏溪苽蹲下身子往锅底添了些柴火,十几平米的厨房传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也罢,暂且撇开他的长相不谈,你说你倾慕他是因为他那日多送了你半块猪肉,性子好。然则我去的时候他足足多送了我一斤猪肉,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和其他男子无异,不过是瞧着你我长相不错,假意讨好罢了。”

    “话虽这么说,但他到底多送了我块猪肉仍旧好好活着,兴许……”来人犹豫了半晌不再言语,原先兴高采烈的嗓音登时沉闷不少。

    夏溪苽站起身揭开锅盖朝锅内倒了碗水,幽幽叹了口气,“那只能是亏得他命硬,逃过一劫。奈何我随你一道去瞧的第二日他便因为偷卖注水猪肉被官府抓走,铺子都被收押干净。我不过稍稍比他好个一星半点儿,只是遭人偷了钱袋。好在钱袋里的钱也不多,我同云衍半个月不吃不喝也便能撑过去了……”

    “行了行了,不就两瓶桃花酿吗?我给你还不成嘛!”

    夏溪苽当即撇下眼前的炉灶,转身望着来人乐呵呵道:“你这趟瞧上的,又是哪家卖菜的?”

    云衍不喜吃肉,若是能带些蔬菜也算不虚此行了。

    “什么卖菜的,人家是正经公子哥!”来人卧蚕眉一扬,不满道,“今天我从一家酒楼里出来,正好同他的视线撞上,他对着我笑了笑,方才转身走向对面的一家客栈。”

    闻言,夏溪苽低头沉吟了一会儿,甫抬头认真道:“会不会是你的错觉?”

    “夏-溪-苽!”来人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着,正是要发怒的前兆。

    夏溪苽却若无其事的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话语间难得严肃,“容柒,我心知留个念想是好的,但如你这般反倒过于执着了。墨渊那一场恶战后没有人能活下,纵是云衍……”

    “明日酉时我自会带着两瓶桃花酿来找你,不要忘了。”容柒极快打断夏溪苽的话,像是逃离般的匆匆交代两句转身就走,英气的眉眼都染上苦色。

    适时,云衍正慢悠悠的踱步进门,擦肩而过时容柒淡淡行了一礼,绛紫色便服随风轻摆,走得头也不回。

    云衍轻挑眉梢,转头打量着容柒的背影,了然道:“你又惹她生气了?”

    夏溪苽不置可否,只望着那道背影出神,“云衍,你说,真的会有神仙在墨渊那一战中存活下来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