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简意赅的诉说了一重天的种种遭遇,夏溪苽苦苦一笑,千言万语唯剩一句感慨,“世人总说修仙万般好,帝王更求长生不老,我却觉得活到那般岁数心性愈发冷漠,倒不如芸芸众生有血有肉的逍遥一辈子来的畅快自在。”

    容柒难得一阵沉默,红紫星眸似有悲恸之色一闪而过,勾唇冷笑道:“这种明哲保身的事情,九天之上那群道貌岸然的仙家早就做到熟能生巧了。”

    听她这口气竟是切身经历过一般,夏溪苽不由侧头打量过去,只见容柒极快收敛神色,对上夏溪苽探究的目光坦然一笑,道:“云衍神君现在何处?我去替你打打下手。”

    出来的时间算不得太久,夏溪苽心下却一直记挂着云衍安危,如今经容柒这么一提及正中她下怀,当即应声道:“就在不远处的竹林。”

    她说完便要驾云而走,忽的想起现下是在人间,容柒一介凡胎自是不能飞行,而她渡了太多灵力给云衍怕是撑不住二人的体重,只得尴尬一笑,散去将将成型的祥云,扬手道:“一起?”

    腾云驾雾不到半柱香工夫的距离,徒步而行倒也费劲,待到靠近竹林,已时值正午。

    小白颇为懂事的站立在云衍一旁,雪白宽大的羽翼展平,遮住他上空灼灼烈日。许是感受到主人的气息,它欢快的啼叫一声便要扑过来。

    倏地又想起云衍还在昏睡,当下急急收住爪子,“咕咕”叫个不停。

    它这副样子委实呆萌得紧,夏溪苽瞧着不知怎地便觉鼻尖一酸,想起天庭对质时众仙冷漠的嘴脸,竟是不及白鹞掏心掏肺。

    快步上前感激的揉了揉小白毛茸茸的脑袋,夏溪苽顺势蹲下身子查探云衍的伤势。

    见他面色虽苍白,但已比最初见到时有了血色,终是长长舒了口气,伸手替他理了理有些零乱的长发。

    容柒紧随其后,早知天雷霸道,她历劫成仙时也挨过三道,可云衍的伤势还是超出她的想象。

    夏溪苽仰头看着她,眼含期许道:“他何时才能醒来?”

    林间竹叶擦过清风发出轻灵的声响,容柒低头沉吟了会儿,文不达意道:“我去城里替你找间屋子住下,总在郊外呆着也不是办法。”

    言下之意,是还要等上好些时日吗?

    夏溪苽神色一黯,转头望回云衍,声音轻柔而坚定,“不必了,小白体型太大我担心吓到别人,我就在这里搭个竹屋。”

    “况且,”她忆起云邸的模样,说着轻轻笑了笑,“云衍大抵会更喜欢这里。”

    作为一个理工科的学生,动手能力还算不差。奈何学建筑的时候,再怎么运筹帷幄也只是纸上谈兵。

    就地取材,已水波为刃砍断竹子,整整七日,方才见竹屋的大致形态。

    夏溪苽顺手做了个竹床,找容柒讨了两床被褥,小心翼翼地将云衍扶上去。

    三天前,她恬不知耻的用温水替云衍擦拭了一遍身体,望着他精壮的胸膛羞红脸颊,触碰他伤痕累累的背脊不知所措。

    满是血渍的白衣被她重新换下,日日上药,已灵力滋补。

    每一次她都私心的想要多给予他一些,是以灵力恢复早不及消耗。

    可她依旧甘之如殆,唇齿缠绵时,彼此间的气息流动,她闻着他淡雅如墨的味道,总会不自觉的流下眼泪。

    夏溪苽托容柒要了一些花种和鱼苗,竹屋边上种下葡萄藤架子,竹椅木桌安置其下,白日里阳光投射下来极是耀眼,夜里月光皎洁,远远望着也是一派柔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