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那胖公主早已在京城之中嚣张跋扈惯了,皇帝年迈得女又极赋盛宠,是以这样大的口气说下来,居然无人敢去反驳。

    那些仇视夏溪苽的目光瞬间柔和下来,连带着看向千叶亦是惋惜万分。

    夏溪苽倒是乐见其成的很,见云衍没有要为自己开脱的意思,只得自己站起身冲着那胖公主微微行了一礼,这才转身望着千叶,神色为难道:

    “公子真真是折煞我了,实不相瞒,我原是喜好女色之人,无奈心尖上的人儿独独偏爱公子一人。我也没甚法子,只得跟过来一睹公子风采,日后若是能学得公子一星半点的风韵令佳人倾心,便算是我的造化了。”

    夏溪苽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素来是极好的,谈到动情处眼眶都红了红,我见犹怜。

    酒楼内的看客闻言,不由又是一阵唏嘘,暗道断袖之癖司空见惯,如今能有幸见得一副活的百合图,即便得不到千叶公子的初夜,却是不虚此行。

    千叶公子手持长笛的左手几不可见的颤了颤,半倚在檀木椅上安静剥花生的容柒已然坐不住了,入口的花生仁呛在喉咙里咳不出,伸出手指向夏溪苽字不成句道:“溪苽……你……你……”

    夏溪苽斜斜扫她一眼,今日之事虽都拜这厮所赐,但演戏演全套的道理她还是懂的,当即无比惶恐的俯下身子拍抚她的背脊,眼角挤出泪来,“相公,你莫要生气,是我的不是失口道出了你我间的秘密,你……你若是心存怨气便拿我出气,不要坏了自己的身子。”

    那声音乍一听情真意切,看客心下笃定,眼含同情的望着这一对苦命鸳鸯。

    千叶公子的脸渐渐绿了,与那件墨绿色纱衣遥相呼应。

    阁楼上的胖公主自觉看了场好戏,面色缓和不少,拍了拍手引得众人瞩目,摆出王者风范的架子道:“你们平凡百姓就爱纠结这些有的没的,既是难舍难分,今日本公主便做主命你二人择日成婚,切莫被这繁文缛节拘束了才好。”

    容柒咳嗽得更加厉害,夏溪苽恭敬垂眸,淡淡道:“承蒙公主美意,民女幸不辱命。”

    胖公主又觉做成一桩喜事,面上的笑意更甚了些,脸颊的肉堆在一处,眯着眼睛看向台上绿的浑然天成的千叶,喜不自禁道:“众人既无异议,千叶公子便随本公主进来吧。”

    千叶身形有些不稳,夏溪苽亲昵状搂着容柒走出酒楼的时候,隐隐能感觉到那双丹凤眼幽幽投出来的,意味深长的笑意。

    华灯初上,一一无视掉路上行人的指指点点,夏溪苽松开牵住容柒的手,悠然自得的漫步而行。

    古代的空气虽比不得仙界的缥缈悠扬,但同她那现代充满工业化的气息相比也已好了不知多少个台阶。

    流连人间的这半年里,夏溪苽听着容柒唠叨大大小小的事宜,渐渐确定这早已不是她历史教科书上的中华上下五千年。

    又或许是她文科学得不太上手,一段小国家的历史她不甚明了,但总而言之,一切往事皆已成风,散而不得了。

    夏末的晚风吹在脸上很舒服,夏溪苽心底却不自觉的捎上一股惆怅之感,耳边容柒抱怨的声音依旧不断:

    “你怎么能这般信口胡说?日后众人都只当我是磨镜,但凡我瞧上个性子好的都因此与我避而远之,这可如何是好?”

    夏溪苽全然不闻,伸手扯了扯云衍的衣角,怪道:“今个儿是个什么节日,怎生得处处张灯结彩的?”

    云衍还未回答,这厢容柒便已凑过脑袋来,兴冲冲道:“这你就不懂了吧?夏至未至的时节放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