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声音委实好听得紧,夏溪苽下意识的朝声源看去,便见一身着深蓝色华服的男子,步履稳健的向她靠近。

    此人生得剑眉星目,棱角分明,薄唇微微抿起,衬得他一张英俊的脸莫名有几分肃杀的味道。

    夏溪苽不由坐挺直了脊背,努力在记忆里搜索着此人的名号,奈何反复捣腾无果,只得蹙眉目不转睛地继续注视着。

    许是那眼神太过炽热,来人亦看着她,漫步上前坐在她床的边沿。

    然后,那厚实的手掌缓缓举起,在夏溪苽以为他就要呼她巴掌之际,毫无预兆的轻轻抚上她蹙紧的叶眉,叹道:“都不记得了吗?”

    他指腹有着厚厚的老茧,该是个练家子。

    夏溪苽此刻已魂飞天外,站在一旁的阿童依旧喋喋不休,“可不是嘛,太子爷您都不知道,哼哼姐连和阿童掏过屎蛋的事都不记得了!”

    夏溪苽被他这唠叨声稍稍扯回思绪,努力让自己无视掉那所谓的屎蛋,拣出关键词问道:“太子爷?”

    来人还未答话,阿童又在边上叫起来,“你连太子爷也不记得了吗?”他大抵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来人一道凌厉的眼刀乖乖闭了嘴。

    来人缓缓放开落在夏溪苽眉上的手,一副和蔼的模样,“忘便忘了,孤是西海太子楚凌风,别来无恙。”

    他的嗓音天然带着低哑的磁性,同他那英气的面庞本应格格不入,却不知为何由他表现出来有一种独特的韵味。

    夏溪苽怔怔点头,不由自主便带出了现代的习惯伸出手同他握住,“你好,我叫夏溪苽。”

    楚凌风低头看向夏溪苽同他紧握的手,剑眉微微皱起,“夏溪苽?”

    阿童果不其然又一次插话道:“天哪,哼哼姐,夏溪苽可是同西海断绝关系的小女儿,仙界出了名的背信弃义之人,你冒充谁也不能冒充她啊!”

    当着她的面骂她,还真当她是个软柿子了不成?

    夏溪苽忍无可忍,终于爆发道:“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说了是夏溪苽就是夏溪苽,你才背信弃义,你全家都背信弃义!还有,哼哼姐丫的到底是谁啊,我听都没听过!”

    阿童被这一吼,绿宝石般的眼眸很快蓄满泪水,委屈道:“哼哼姐,你都忘了?我们刚刚见面的时候我问你叫什么名字,你就一直哼哼。你当时不会说话,我以为这便是你的名字了。哼哼姐……你连你自己是谁都忘了吗?”

    听他这话,哼哼姐从前是个哑巴不成?

    夏溪苽无奈至极,只得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楚凌风,认真道:“我虽然不知道你们是如何把我掳来的,但我真的不是哼哼……”

    她话还未说完,阿童再度接口,小脸摆出邀功请赏的神色,“哼哼姐你都不知道,自从你从悬崖下摔下去之后我们太子爷有多着急,四处派人寻找,日日寝食难安。

    好在终于在半个月前叫我们留在人间的手下寻到了你的踪迹,那日我眼看你就要遭遇不测,便急急刮风引来急雨,趁着一片漆黑将你偷偷救了出来。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

    阿童说着,喜滋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夏溪苽终是听出了端倪,“我一直便觉着近来总有人跟踪我,原来是你们?”

    “对啊对啊!”阿童说得理所当然,而后又睁大他的眼珠认认真真的打量着夏溪苽,“哼哼姐你快跟我说说,那日明明是你的大喜之日,你好端端的为何要从悬崖下跳出去?这倒罢了,更稀奇的是除了脑子摔得不太灵光外,连哑巴这样的不治之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