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茵声嘶力竭的吼着,那嗓音染上悲愤在整座宫殿凄厉萧索的回荡,夏溪苽闻言,难免动了恻隐之心。

    说到底,她不过是一个盼望自己丈夫回心转意的可怜人。

    只是让夏溪苽没有想到的,却是她初次穿越跌落悬崖竟是出自这位太子妃之手,她当时就奇怪自己为何半点能够控制那具身子的力量也没有。

    然则楚凌风纳的小妾何止她一人,而她一介凡胎生命不过数载,这太子妃自损大半修为让她跳崖而亡,未免太小题大做了些。

    夏溪苽尚在思索,景茵已重新恢复一脸端庄贤德,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番衣襟,微微转头望向一旁的沁水,吩咐道:“带他们去厢房。”

    沁水即刻应允,快步走至一众虾兵跟前,漠声道:“随我来吧。”语落,先一步走去。

    一众虾兵不敢怠慢,面上难掩喜色。

    他们自幼接受东海训练,何时破戒尝过女色,还是像夏溪苽这般倾城之姿?

    夏溪苽因为受伤又少了灵力护身,行走都嫌困难,更别提抵抗。为首的一名虾兵揽上她的腰肢,她连反抗的力气的都没有。

    如此一来,她便有些恨自己昨日为什么不干脆追出去找楚凌风解了这缚仙索,以至现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只得挣扎着回首凝向景茵,试图规劝道:“你可有想过今日这件事发生的后果?不仅是楚凌风,便是九天之上的南宁绝也绝不会善罢甘休。你若信我,便放我离开,日后我势必不再踏入东海一步。”

    景茵红唇那抹笑意瘆人,“本宫要的,是殿下彻底对你死心 。”她说着面色一沉,冷声道:“带走!”

    一众虾兵早已难奈不住,听闻景茵如此命令,便都争先恐后的架住夏溪苽直直拖进屋内。

    夏溪苽一介女流少了灵力护身,又深受重伤,哪里敌得过数十名年轻力壮的男子。当下被一把扔到床上,方才回神,抬眼便见无数张猥琐至极的虾脸眼冒金光的望着自己。

    夏溪苽心底一阵恶心,却是连挣扎的机会也没有。

    为首那名虾兵淫/笑着扑上前压住她的身子,她甫要抵抗,下一秒就有另一双手探上她的衣襟,二话不说径自扯下。

    夏溪苽只觉锁骨处一片冰凉,冷眼望着,那股绝望便由心底蔓延至四肢百骸。

    她自认不是个古板的女子,但若今日真真被这些虾脸人身的怪物猥亵了去,还不如趁早死了干净。

    她根本无法想象云衍有朝一日知道这些事时的表情,那张一贯云淡风轻的绝世容颜,可会为她动怒?

    又或者,是痛心疾首到深恶痛绝?

    那凉薄的眸就此捎上对她的厌恶吗?

    她无法想象。

    衣裳撕裂的声音在满室喧闹的笑声中尤为刺耳,夏溪苽干脆不去挣扎,微微闭上眼。

    电视上的演员若要求死,往往咬舌自尽,也不知道管不管用。

    夏溪苽这般想着,便当真试着去做,舌尖将将弥漫血腥味道,一阵暗幽色红光便倏地自她周身蔓延开来。

    那红光宛如屏障,一众虾兵被震得退出数米远的距离,少数更是脚下踉跄摔倒在地,发出一声声哀嚎。

    感到压在自己身上的重量消失,夏溪苽下意识睁开眼,只见一名虾兵似是心有不甘再度冲上前来。

    夏溪苽伸手欲要去挡,那红光霎时便转为耀眼的金芒,虾兵还未靠近,就已击得猛然吐出一口鲜血,倒地不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