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言道:纸包不住火。

    夏溪苽只是没想到谎言这么快便被人戳穿了去,摆出个“你知道的太多了”的表情颇为同情的望着眼前的婢女,她又暗暗念了个的诀。

    只见白光自指尖缓缓飘出一缕没入那婢女周身水柱之中,夏溪苽感慨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宽慰道:“法术半柱香后便会消散,这里景致不错,你且好生赏玩,我就不奉陪了。”

    说完,夏溪苽抬脚要走,再望着分岔路口时又开始举棋不定。便又拍了拍那婢女的肩头,笑问道:“借问一句,水月阁该往哪个方向走?”

    那婢女见夏溪苽能将御水之灵使得如此得心应手,就已猜到一二。又闻她所问之处竟是凡女所住的水月阁,终是证实了心中所想。

    惊讶之余瞪大眼睛望着夏溪苽,嘴巴张合多次也没吐出一句像样的话来。

    夏溪苽自知她是指望不上了,万般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继续望着岔路口发愁。

    她这厢将将转身,就见左边的岔路口两名身着宫服的婢女直奔她而来,嘴里直嚷嚷着“姑娘等一下”。

    夏溪苽不由眯起眼打量过去,她认脸的本事不甚好,但这两名婢女乃是今早阿童才带来给她做贴身护卫之用,她依稀还有点印象。

    两名婢女很快跑到她的跟前,想来水月阁同这里的距离该是很远,否则也断不会叫她二人喘成这样。

    其中一名婢女稍作休整后极快开口,语气焦急道:“姑娘快些随奴婢回水月阁吧,否则,否则玲珑的性命就要不保了!”

    提及“性命”二字,夏溪苽不得不重视起来,蹙眉道:“玲珑是谁?”

    那婢女再说话时已有了哭腔,“就是被您捆在床上的那名婢女,阿童半个时辰前来到水月阁发现姑娘不在,放话说是一炷香的时间内寻不到姑娘,就要治她照看不利之罪,取她项上人头!”

    另一名婢女顺势哭哭啼啼道:“玲珑同奴婢打小长在一处,也算作是奴婢半个亲人了。她若是不在,奴婢在东海怕是举目无亲了。”

    夏溪苽怎么也不会想到阿童当初要别人脑袋的话竟非玩笑,此刻也不知过了多久,倘若真真因她一时贪玩而害得别人丢了性命,她怕是日后夜夜睡不安稳。

    当下不再耽搁,急道:“你快些在前面带路,我与你一道!”

    两名婢女果真疾快奔跑起来,只可惜海底使不得驾云之术,要不然半柱香的时间也要不了。

    跑到后来便觉眼前发黑,腿似灌铅一般沉重。夏溪苽头一次记恨起东海的广阔,想她从前在学校八百米跑也没这么累过。

    过了许久也没看到水月阁的影子,夏溪苽竟不知自己已走出这般远的距离。心下焦急更甚,下一秒却觉手腕一紧,再迈不出一步。

    人命关天的时候被人打搅,夏溪苽怎么也提不上好兴致,正待回头瞧瞧来人是谁,不料身子却被人定住,半点反抗的余地也没有。

    面前拼命狂奔的两名婢女好像也察觉出夏溪苽的异样,停下脚步回望过去,却在看到来人脸后纷纷倒地昏迷不醒。

    “你对她们做了什么?”因着身子动不了,夏溪苽只得僵硬着问话。

    来人正是方才还在樱海宫欣赏歌舞的顾靖言,竟是不知这宴会是何时散去,他又是如何这般迅速的找到她的?

    “她们在这里有些碍眼,我不过是让二人昏睡片刻罢了,这么担心做什么?”顾靖言勾唇一笑,漫步走至她跟前。

    夏溪苽心底暗暗盘算着已没多久就要到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