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白鹞也是极有灵性的,夏溪苽只是简简单单一个动作,它却即刻领会,安安稳稳的找了一处平坦的地面落脚。

    夏溪苽小心翼翼的从白鹞身上爬下来,待站稳后,又颇为豪气的拍了拍白鹞的背,“小白,你这么仗义,以后咱俩就是兄弟了!”

    白鹞闻言,却是不满的将脑袋扭到一边,只留下一只眼珠滴溜溜的打量着夏溪苽。见夏溪苽也在打量自己,更是赌气的两眼一闭,不理她了。

    “怎么,和小新家的狗狗一个名字,你还不高兴了?”夏溪苽好笑,索性也不理会,径自从袖口出取出那偷来的七彩星辰。

    阳光照耀下,宛如水晶一般,光彩夺目。

    “七彩星辰遇上有缘之人才会绽放,且一旦盛开,必竭心尽力至死方休。”

    再度想起那摊贩的话,夏溪苽像是感慨般的叹了口气。

    偷盗自然不对,但这七彩星辰的脾性不知怎地却颇合她胃口。鬼使神差地,竟顺手夺了过来。

    可惜了那位摊贩,偏偏摊上了她这么个惯犯。

    “小新是谁?”男人的声音,幽幽传来。

    这语气,怎么有点耳熟?

    夏溪苽略带奇怪的转身望向声源处,只见南宁绝正皱着俊眉,满眼狐疑的看着自己。

    这厮不应该还在蟠桃大会上挑选他的命定之人吗?怎么跑到这来了?

    心下虽然奇怪,但他好歹是玉帝的宝贝金孙,面子总要给的。稍稍斟酌了下,夏溪苽开口道:“我在西海时的邻家小弟。”

    南宁绝那双俊眉蹙得越发深了,“你在西海有邻家小弟?还在海底养狗?”

    “对啊,他家狗很聪明的,会潜水。”夏溪苽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素来一流,此刻更是说得煞有其事。眼看着南宁绝又要开口追问,忙扯开话题道:“南宁上仙怎么有空来这里?”

    南宁绝却好似没听见夏溪苽问话一般,兀自盯着夏溪苽好一会,才将目光从她脸上微微移开,看向她手中的七彩星辰,眸中闪过惊异之色,“这花,竟是因你而开的?”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夏溪苽不以为然的点点头,又转身望了望四周遍地的树木,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一处土壤较为稀松的土地,蹲下身子便要将那七彩星辰种下去。

    “你这是要做什么?”南宁绝的声音,果不其然又跟了上来。

    夏溪苽却只是默默叹了口气,听不出是什么情绪:“我终归不是它的有缘人。”

    星辰花的花期只有两日,留在摊贩身边只怕是浪费了,留在自己这里也无济于事。倒是此处光照充足,土壤肥沃,耀眼如它,扎根于此,才终能盼到真真正正欣赏它之人。

    “七彩星辰只有遇上有缘之人才会盛开,如今它为你而来,你却道不是?”南宁绝不依不饶,颇有一种刨根问底的架势。

    哪来这么多问题?

    夏溪苽听得累了,干脆充耳不闻,待将那七彩星辰栽培好了,才淡淡道了句,“它认错人了。”

    她一介凡胎,走了天大的狗屎运摇身一变成为不老不死的神仙。如今身无分文,它为她绽放,也不知是何缘由,幸或不幸。

    只是夏溪苽也说不上为什么,才不过几眼的功夫,却与这株星辰有了惺惺相惜之感。

    可所谓的惺惺相惜却是因一株无痛无感的星辰而起,说出来未免太过荒唐。

    这般想着,夏溪苽忍不住苦笑开来。那笑容染上星辰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