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芳枫不料没等来那白光劈了夏溪苽,却等来了云衍神君出手相救。当下慌乱的下跪叩首,面上仍是强装的镇定,“小仙芳枫,参见云衍神君。”

    云衍仿若未闻,凉薄的眉眼直直盯着夏溪苽,剑眉微蹙,似有责怪之意,“修为涨了脑袋却不见灵光,怎生得不知出手避险?”

    数日未见,云衍的嗓音依旧悦耳如初,夏溪苽听得鼻尖莫名一酸,刚欲诉苦,就又想起婢女曾告知她的话。

    他此番前来,不过是为她挑选良婿。

    心下一黯,夏溪苽作势推了推云衍的胸膛,云衍好看的眉毛又蹙紧几分,却还是依照她的意思放她下来。

    然则定海神针余震未消,地面晃得厉害,夏溪苽双脚将将着地,一个踉跄再度摔回云衍怀间。

    本就舍不得,这趟机缘巧合回去了,再要离开须得更大的勇气。

    夏溪苽红着脸在内心挣扎许久,终是偷偷伸出手,才碰触到云衍滑如绸缎的衣襟,下一刻他的手便揽住她的腰肢,将她按得更紧些。

    耳畔,云衍好听的嗓音淡淡传来:“西瓜,我很想你。”

    夏溪苽身形一颤,触及他衣襟的手,怎么也下不去半分力道。

    他说,我很想你。

    其实,她亦然。

    或者说,比之更甚。

    只是这些都不是如今的夏溪苽能够说出口的,她终于找回理智,一鼓作气拉开二人间的距离。

    夏溪苽略低着头,努力掩饰自己喉间哽咽,自嘲一笑,“离比武招亲的日子还有两日,神君倒是上心,来的这样早。”

    “西瓜,”云衍轻轻唤了声,像是还要再说些什么,跪在地上的顾芳枫早已忍不住,生生磕了两个响头,泣声道:“神君深明大义,还请为小女子做主。”

    她说着,也不等云衍开口,以袖掩面续道:“彩辰仙子早早便与西海断绝关系,谁想竟还垂涎西海镇海之宝,不声不响偷来不说,小仙只叫她还回来便罢,她却不依不饶使出定海神针欲要杀我灭口,此等心肠歹毒之人,神君万万留不得啊!”

    夏溪苽不由气得笑了,自己还没怎么她呢,她倒好,来个恶人先告状,颠倒黑白。

    若不是自己就是那个当事人,她这一番话有理有据的,怕是也要轻信了去。

    想也没想便引出水柱向顾芳枫袭来,她大概是有意在云衍面前装柔弱,不避不让生生受下,然后极是弱不禁风般的倒在一侧,端庄的容颜上满是悲痛与惋惜:

    “七妹,你我好歹姐妹一场,神君面前,竟也要至我于死地吗?”

    夏溪苽嫌恶看她一眼,冷笑道:“如你所言,定海神针神力无边,若不曾得了西海独门传授下的心诀,一般人靠近轻少则灵力全失,重则经脉断裂而亡。我一个不受宠的西海小女儿,如何能够偷来,还毫发无损?”

    “如今整个西海谁不知大哥对你的情绪?定是你为了心诀,使出狐媚手段勾引了大哥,这才有现在这般动静!”

    顾芳枫一甩衣袖,朱唇反击。提及这件事情,愤懑之色愈浓,微微直起身子朝云衍继续哭诉道:“夏溪苽眼里目无兄长,妖媚惑众,神君定不可轻饶啊!”

    心肠歹毒,妖媚惑众。

    自从穿越至仙界,这几个成语就仿佛与她如影随形,却又通通拜她所赐。

    夏溪苽冷冷看着跪在地上义愤填膺的顾芳枫,心下厌恶更甚,稍一凝神一道波刃极速在她嘴角划开一道口子,郑声道:“你一个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