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珊走的时候,天色终于彻底暗沉下来。

    数名婢女战战兢兢的在门口朝屋内观望着,咬着唇欲言又止。

    “酒呢?快端上来!”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屋内又传出似有些醺然的命令。

    为首婢女迟疑了下,还是硬着头皮推门而入。

    玉石桌面零零散散摆放着七八瓶已经见底的酒盏,夏溪苽将手中最后一滴酒入腹,半眯起眼,向那婢女伸出手。

    婢女不疑有他,只递过去时带了小声劝慰:“仙子,醉酒伤身。”

    夏溪苽轻笑一声,随后斟了杯酒一饮而尽,蹙了蹙叶眉,抱怨道:“怎么又是果酒?桃花酿去哪了?”

    婢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惶恐道:“仙子恕罪,那桃花酿乃是天庭圣酒,区区一个水月阁如何寻得?”

    她说得也有几分道理,夏溪苽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婢女急忙退下。

    屋内重新归于寂静,酒盏中暗紫色的酒水映出头顶深蓝的海水,夏溪苽傻笑了两声,就这么呆呆望着。

    世人都说酒能解千愁,可偏偏东海的果酒度数太低了些,她喝了这么多,眼前也不过重了两层影子。

    至于云衍,自然更忘不掉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值得你一人在这自斟自饮?”

    身后门扉乍然推开,清冽的男声突兀响起,还没等她反应,已一把夺过她手中的酒杯。

    大抵是酒喝得多了,思维变得迟钝。好半晌儿,夏溪苽才怔怔抬起头。

    映入眼帘的男子身影重重叠叠,夏溪苽看得不太真切,却还是吃力的辨认出来,痴痴笑道:“你来了?”

    楚凌风冷哼一声,掀起衣摆在她身旁入座。

    夏溪苽只是笑,伸出手就想抓住来人手中的酒杯。

    楚凌风当然不予,随手将酒杯掷于地面,二者碰撞时发出清脆的声响,“要不是婢女来报,孤竟不知你有这等好酒量?”

    夏溪苽没空理会来人的嘲讽,转而抓起桌面上的酒盏。还未入口,便又被人夺了去。

    三番两次受到阻挠,饶是夏溪苽再好脾性也忍不住,兀自皱眉瞪过去。

    楚凌风同样回瞪过去,冷声道:“你究竟有什么不满的,居然借酒浇愁?若是担心两日后的比赛,你尽管放心便是。孤既然敢应战,自然有必胜的把握。”

    夏溪苽悻悻然缩回手,小声道:“担心?”说着,又傻笑起来,“是啊,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左右都是我的命,与你有何干系?”

    “你醉了?”楚凌风冷眼看她,一句疑问说成了肯定。

    夏溪苽闻言笑得愈发灿烂,伴着满室幽光璀璨动人,“我倒希望我喝醉了,这样,才好将你做得荒唐事彻底忘个干净。”

    “你在说些什么?”

    楚凌风皱起剑眉,话甫出口,夏溪苽已伸手探上他的脸颊,星眸一动不动的望向他。

    “我若照着你替我安排的路好好走,你是不是就能记着我的好了?”她眼底忽的染上苦涩,“云衍,在你心里,可曾有我夏溪苽一星半点的位置?”

    虽不明白她到底在说些什么,“云衍”二字,楚凌风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不管她说得是谁,但在她嘴里听到其他男人的名字,都足以让楚凌风抓狂。

    心底猛地生出一股怒火,他骨节分明的手准确无误的捏住她的下颚,一字一句道:“夏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