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溪苽见南宁绝不再追来,只道是小白飞得快了赶不上,倒也乐得清闲。又怕那名摊主找上门来,特意绕到集市的另一头才肯落地。

    西边的集市与东边不大相同,前者大都卖些奇奇怪怪的新鲜玩意儿,这里却多为住宿的客栈。

    街道旁道不出名的树木参天,开出层层淡粉色的花朵,似是三月桃色,铺满一地。

    酒家亦有奏乐者弹琴舞笛,配着那仙风道骨的仙人们的谈笑声,余音绕梁,勾勒出一副纸醉金迷的繁华盛世。

    方才隔得远了不曾察觉,这么一看,竟真真让夏溪苽感到仙家的奇妙。

    夏溪苽正赞叹不已,却听见不远处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着火了!”,紧接着便有大群仙人从那声源出驾云逃出,渐渐朝夏溪苽的方向涌来。

    夏溪苽不由抬头望去,果见一处客栈窜起阵阵黑烟,一股邪风刮过,原本就不小的火焰迅速扩大,逐成熊熊烈火之势。

    仙界也会着火?

    夏溪苽这回算是长见识了,按捺下心中惊诧,拦住一位正在逃跑的仙人,问道:“里面发生什么事了?”

    “谁知道呢,我方才就坐在里面喝茶,好端端便着起火来了。”那仙人生得眉清目秀,一说完话便准备再跑远些。

    夏溪苽却忍不住了,扯着那仙人的袖摆,指责道:“我看你年纪轻轻,修为想来也是不低的。遇上这种事怎么不去救火,只顾你自己?”

    那仙人闻言急得摆手,“仙子你也不是不知道,仙界多少年没再起过大火了。近来水系的仙愈加少了,即便还有,这种火势若非会御水之灵的上仙,只怕难以平复。你我这种小辈,还是离得远些,待九重天派人来解救得好。”

    不过一场大火便要惊动天庭,这仙界敢情是只纸和的老虎?

    夏溪苽听着好笑,不再阻拦那名仙人,只是侧身朝小白指了指前方。

    小白即刻会意,乖巧的低下身子,待夏溪苽坐上去后一声啼叫,直直朝那火光中飞去。

    那里不乏些许见义勇为之士,提着桶桶腰口粗细的木桶前来救火。奈何火势颇大,这水甫浇上去,下一秒就又着起来,可谓杯水车薪。

    想她夏溪苽还要在这八重天好生游历一番,这万一全烧没了,她看什么?

    思及此,夏溪苽示意小白飞升至客栈上空,心念一动,凝神在周身聚拢起一圈圈水波,那水波越扩越大,渐渐覆盖在整个客栈上方。

    而夏溪苽就立于这水波之中,火光照耀下,那璀璨的眸似染上星辰,忙于躲避的众仙家见了,都不由止住脚步,脸上不约而同,只剩惊艳二字。

    待夏溪苽觉得调动过来的水差不多了,便收回手欲将那水落下。

    只是夏溪苽太过投入,一时间竟忘了自己也在那河水之下。等到水波劈头盖脸的向她涌来,才终于后知后觉。

    好在小白机灵,展翅朝空中飞快一个盘旋,这才避免继续被波及。

    一人一鸟平安落地,夏溪苽随手抹去自己脸上的水珠,一眼便瞅见小白那一身雪白光滑的羽毛被水淋得透彻,此刻全都湿漉漉的粘在它身上。

    该是小白庞大的身躯竟有一半是靠着羽毛撑起来的,这一下个头小了大半,模样很是滑稽。

    于是,夏溪苽极为不厚道的笑了,并且笑出了声。她拍着小白的脖子,字不成句道:“小白,落汤鸟,你听说过吗?”

    小白素来爱美,听夏溪苽这么嘲笑,浑身的羽毛都炸了开去。瞪了夏溪苽好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