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般想着,夏溪苽当真左顾右盼欣赏起风景来,遍地七彩星辰含苞待放,阳光下泛出清丽柔和的光。

    夏溪苽盯着一株星辰看得久了,忽见在它的上方飘来一朵祥云,一袭明黄色华服的男子站立在上面,很快便平稳落于她的眼前。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楚凌风,夏溪苽心下奇怪,莫不是凤如归说要等的人就是他?

    楚凌风显然也不曾想过夏溪苽会出现在这里,深邃的眸中生出一抹疑虑,却只是定定看了她两眼,复又转而对着凤如归道:“东西孤带来了,你答应孤的条件呢?”

    “急什么?本座还会失信于你不成?”凤如归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纤细的手指伸到楚凌风面前,“先把它给我。”

    楚凌风迟疑片刻,没有行动。

    凤如归笑了笑,道:“怎么,后悔了?”

    楚凌风看着他,低哑的嗓音有些阴沉,“墨渊妖力释放之后,你当真能保我族安全?”

    “本座不太喜欢有人质疑本座的能力。”

    凤如归倏尔收敛了笑意,那悬在半空中的手指微微弯曲,一道火红色的流波极快扫向楚凌风,轻而易举取过他系在腰间的锦囊。

    楚凌风猝不及防,似乎是想要阻拦,但不知为何还是忍下,冷着一张俊脸不说话。

    凤如归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心情自然好了不少,殷红的唇瓣扬起惬意的笑,悠然自得的取出锦囊中的宝贝。

    阳光下那东西发出红黄色的光,犹如一根镶嵌了无数颗彩钻的银针。

    夏溪苽一眼便认出了凤如归手上的东西,东海时楚凌风想法设法要来的定海神针,如今拱手让给凤如归,这两个人之间到底有什么交易?

    她心里不解,又记起先时听婢女提到过,楚凌风最初受伤,好像就是发生在一重天。

    凤如归时常在墨渊附近转悠,两人达成某种协议,各取所需,也变得合情合理。

    知道凤如归看似玩世不恭,实则最不好说话,夏溪苽决定把希望寄托在楚凌风身上,规劝道:“凤如归这人言而无信,谎话百出,你怎么能和她做交易?”

    她这话楚凌风到底听进去了几分夏溪苽不清楚,但可以确定的是一旁打量定海神针的凤如归已然一字不落的传进耳畔。

    右手微抬送来一个火球,夏溪苽生怕他再把这七彩星辰烧没了,只得硬着头皮引来水柱将其浇灭,事后还不忘继续贬低他,“太子爷你快看看,他就是这么暴虐成性,蛮横无理之人,不管他要做什么,事成之后总归没有要分给你的好处。”

    凤如归闻言,果不其然又送来一记火球。

    夏溪苽随手挡下,还待再说些什么,来人阴恻恻的话已幽幽传来,“你再多说一个字,本座便重新封住你的灵力。”

    这话的威力不容小觑,夏溪苽下意识的闭嘴,为防止伤及无辜,挪着小碎步躲到楚凌风身后。

    楚凌风全程剑眉紧锁,见她如此,反而笑了笑,道:“你若平日里便这般乖巧,早已成了孤的太子妃,如何要到这里受他人威胁?”

    夏溪苽冲他翻了个白眼,撇了撇嘴小声道:“你到底和这个大魔头达成了什么协议,也不怕被骗了去?”

    楚凌风亦侧过头,低哑的嗓音带着男子独有的磁性,“孤爱美人,更爱江山,男子汉大丈夫欲成大事,没理由优柔寡断。”

    夏溪苽像是隐约意识到了什么,可仍旧不甚清楚,自从来到这里,谜团便一个接一个的出现,令她只觉眼前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