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明天是南书房进学的日子,令先生交代的功课可要完成。”老太监见小殿下此刻心情不佳,正欲告退,突然想起明天的日子,又低声提醒了一句。

    “我知道,你先退下吧。”蔺然摆摆手,打发走老太监。

    南书房,御王朝官署,供众皇子和王爷子嗣读书所用。五月,南书房,照例放假三日,准许学子在家休息,不用来读书。

    经老太监提醒,蔺然也想起,南书房准许的假期明日结束。一想到南书房,蔺然的小脸上神情微微有些变化,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令教化这个老东西,还有永安王的小儿子,你们两个再敢欺辱我,本殿下定要叫你们好看。”蔺然低吼一声,喘着粗气,显然是想到什么,被气得不轻。

    此时,南书房中。

    约莫六十岁的令教化,端坐在桌案旁,正准备明日要教授的经书内容。令教化是大学士,南书房教导皇子的先生。

    他所教授的这些学生,身份尊贵,他一个也不敢得罪,但偏偏南书房出了一个永安王的小儿子,蔺泉。平日里,蔺泉十分顽劣,而令他稍稍安心的是蔺泉没做出什么过分的事。但不知何时起,这个永安王爷的小儿子蔺泉竟然和小皇子蔺然杠上了。

    蔺泉顽劣众所周知,对于蔺然则很少有人了解过,即便是令教化他自己也不太看得明白他。

    “蔺泉又欺负蔺然了!”

    这话是令教化在南书房每天都要听到的。身为先生的令教化,理当为蔺然鸣不平,严惩小王子蔺泉,但令教化有自己的考虑。

    永安王是什么人?

    一刀一剑从战场上杀回来的血袍王爷,军功王。当年御王朝与鸠摩国打得难解难分,是永安王率兵屡立大功,重创鸠摩****心,可说是力挽狂澜,当今圣上也对他礼遇有加,十分看重。

    对于小儿子蔺泉永安王十分疼爱,捧在手心怕他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蔺泉一身顽劣性子,也是从小被他惯出来的。

    所以,蔺泉是他万万不敢得罪的人。

    “明日南书房开课,蔺泉叫我在功课上刁难十殿下,得想个计策,既让蔺泉高兴了,也不能把十殿下得罪死了。”

    令教化一挑眉毛,计上心来。

    他既然敢偏帮蔺泉,得罪蔺然,自然心底有所依托。

    丽妃娘娘几年前便去世了,十殿下又年幼,在宫中也没了什么人可以帮衬,就算皇上对他颇有宠爱,但君心难测,几年以来,皇上也只和十殿下见过几次而已。

    在他看来,十殿下木木讷讷,跟块石头一样,不如其他学生那样能说会道,聪明伶俐,就连对蔺泉的欺辱也不闻不问显得有些懦弱,这更加然蔺泉得意忘形,变本加厉。

    一想到这,令教化心中稍安,随即想到蔺泉许诺的一些好处,决定明日开课,要好好为难一次蔺然。

    他当然想不到,蔺然修炼《磐石真经》,那些日子里,想方设法要把自己练成石头,又怎么会和蔺泉去争执。

    “殿下!殿下!”

    蔺然正眉头紧锁,思索事情,突然听见有人在门外叫他。

    站起身走出房间,只见一个丽阳宫的小丫鬟正面色焦虑,慌慌张张,来回踱步。

    “殿下,出事了!”小丫鬟见蔺然出来,急切地说道,“阿进被敏敏公主叫人打伤了,现在他人还在敏敏公主那里,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小丫鬟一边说着,一遍流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