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死已经快有一个时辰了,蔺然对自己想出的反制之计内心显得有几分沾沾自喜。他如今倒在地上,虽然目不能视,但用双耳去听,便能知晓四周所发生的事情。

    不过他没能料到,原本只是想吓唬住令教化和蔺泉二人,给他们一点教训,不过如今看来,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他所想的范围。他终究只是一个九岁大的小孩,哪能想到他这一假装昏死,整个皇宫下到宫女太监,上至皇上,都为之震动,蔺水如今更是震怒不已。

    “没想到惊动了太医院,竟然连肖太医和葛太医都来了,这下可不好办了,得找个机会醒过来……”

    蔺然心中暗暗想着,现在没了办法,已经装死了这么长时间,连两位太医也进行了诊断,他可听得很清楚,是什么脑部遭受撞击,淤血不散,导致昏迷不醒。所以他现在不敢突然醒过来,嘻嘻哈哈说自己没事了,那不得吓坏众人,而两位太医一定会怀疑自己刚才一直是在假装昏迷……

    “不能现在醒来……再等等,等他们把自己抬回丽阳宫,自己装着什么都不知道,慢慢醒来。”

    蔺然暗暗运转元力,让自己躺在地上更舒服一些。

    时间慢慢过去了,蔺然在地上越躺越别扭,长时间一动不动哪能是他这般大的小孩受得了的,好在还有《磐石真经》,他只能在体内大周天、小周天一遍又一遍地默默运转,让自己不至于躺在地上无事可做。

    “皇上驾到!”

    这时,大太监总管徐净尖细的声音响起在南书房外响起。

    南书房内,众人连忙跪地请安。蔺水显然正在盛怒之中,冷哼一声,对跪在地上的众多南书房官员理也不理,径直向偏殿走去。

    偏殿中,两位太医、小明月和令教化跪在地上恭迎皇上驾临,蔺然听见竟然父皇也来的,小心脏砰砰乱跳,《磐石真经》也吓得不敢再练了,直挺挺地躺在地上。

    “平身!”蔺水淡淡扫了一眼偏殿,看见自己的小儿子蔺然生死不知的躺在地上,原本就怒火中烧的他更加怒不可遏,厉声喝道:“来人!将令教化这个老东西押下去,关进天牢,由吏部严审!”

    此刻,瘫软在地的令教化,双目涣散,大呼道:“皇上开恩呐!求皇上开恩呐!”

    四个御前近卫鱼贯而入,将还在大喊的令教化,提起来便押了出去。

    蔺水快步来到蔺然身旁,蹲下身子拉住蔺然的手,看着昏迷不醒的儿子,悲从心来,转头对肖、葛两位太医质问道:“为何不将殿下送回居所,让他这般躺在地上,你们胆子也真大!”

    肖太医慌忙跪地解释道:“启禀皇上,方才殿下脑部淤血严重,实在是不易移往丽阳宫,如今微臣与葛大人已经帮殿下活络经脉,化开了部分淤血,想来现在已经可以将殿下送回到丽阳宫了。”

    蔺然躺在地上,心里暗自发笑,刚才两位太医的确帮自己以针灸的手段,疏通经脉,化开淤血,不过,那“淤血”实则是自己以元力所造成的假象,两位太医能化开淤血,一半功劳还在于自己,自己若不控制元力稍稍分散,两位太医拼了老命也不能化开那“淤血”。

    蔺水闻言,缓缓点头,站起身来,对伺候在一旁的大太监总管徐净说道:“传永安王进宫见朕!他教子无方,纵子行凶,朕要好好与他说道说道!一旦,蔺然有事,就让他儿子陪葬!”

    盛怒之下,蔺水身为九五之尊的威严霸气自然流露出来,什么永安王,永乐王的,一概不管!有功又如何,冲撞皇子本就是大不敬之罪,更何况此次导致蔺然重伤难治,天王老子来了,蔺水也要严惩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