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美女的眼中,自己的伤口竟然成了艺术变,这简直就是一个变态啊!这哪是美女完全一个小魔女。

    “我来给你处置以下,忍住啊不要怕疼,咬住这个!”

    小魔女直接将拆下来的纱布塞进了张宇的嘴里,戴上手套就开始动手!

    “啊……”

    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张小懂在一旁直龇牙咧嘴,猫鼬这样坚强的美女看着都有些不忍。

    只有老中医看着自己的孙女,不住地点头,完全是一种赞许的神情,张宇头上汗瞬间就下来了!

    “是不是男人,这么点伤就疼成这样,忍住了我给你上点药,保证你活蹦乱跳的,不用太感谢我,医者仁心吗!”

    说着小魔女走进了里屋,半天之后捧着一堆药瓶子出来了!

    张宇一看,你这是打算给我上药,还是打算用我的腿做实验啊?

    “爷爷,这些药我用用!”

    小魔女将一瓶白色粉末的药瓶打开,直接给张宇上药,然后拿出来全新的纱布包扎起来。

    看着只给自己上了一种药,张宇提着的心算是放了下来,还好不是拿自己做实验,同时张宇告诫自己这个女人要远离。

    “搞定,本姑娘亲自给你上药包扎,简单的拿个三五百表示一下就可以了,我的诊金很低的。”

    美女说完向张宇伸手要钱,张宇的兜里比脸还干净,这个尴尬,出了一张卡根本没有钱。

    “刷卡行不?算上上次的诊金,一共多少钱?”

    张宇看着小魔女问道,给自己看病也不能不给钱,这次暂且不说,上一次自己被蟒蛇缠还没给钱呢。

    张宇连着上次的钱直接打算都给了,自己可不想欠这爷孙俩人情,这爷孙俩太恐怖,比恐怖分子还恐怖。

    说着张小懂将自己的卡拿了出来交给了猫鼬,打算让猫鼬给自己刷卡,猫鼬拿着卡看着老中医。

    “爷爷,上次什么伤,你怎么没收钱,这不是一贯的作风啊,雁过拔毛才是咱们家传统?”

    屋子里面所有人的头上都是一排黑线飘过,这个小魔女真是小魔女!

    “嗯,这个,那个,上次他被蟒蛇缠了,我只是给了点跌打损伤的药酒而已,医者仁心,我怎么能要钱呢?”

    老中医的脸色都变了,自己这个孙女是真不给自己面子啊!

    “哦,你就是那个被蟒蛇缠了的家伙啊?现在又被食人鲳咬,你干了多少坏事啊?”

    小魔女很显然对于张宇上次的事十分的了解,一脸惊讶的看着刚刚做起来的张宇,不可思议的表情。

    “那个多少钱?我们还有事就不打扰了!”

    张宇现在真想拔腿就走,这个小魔女,张小懂你自求多福吧,花猫哥哥爱莫能助啊!

    “给一万吧,m金,现金,没有钱,就把张小懂留下抵债,今天姑奶奶我给你做个人体解剖。”

    小魔女很明显还没忘记张小懂,一说张小懂,就咬牙切齿的样子。

    “张小懂,你怎么得罪这位美女了?”

    猫鼬看着张小懂,又看了看美女,立刻向张小懂问了起来,猫鼬十分的好奇。

    “我……”

    “张小懂,你敢说?”

    小魔女眼睛一瞪,冲着张小懂就冲了过去,吓的张小懂立刻闭上嘴巴。

    “算了不要闹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夕儿这件事爷爷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