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云初净一起床,就觉得木晓和木落,看自己的眼神不对。

    木落笑意盈盈,木晓欲言又止,等上了去书院的马车,云初净才好奇的问了出来。

    “木晓你怎么回事?有事就说。木落,你笑得好猥琐,笑什么呢?”

    木落笑而不答,木晓却实在忍不住道:“小姐,你昨晚怎么没有叫抓贼啊?”

    “抓贼?抓什么贼?采花贼?木晓,你开玩笑吧?”

    云初净一头雾水,还没有搞清楚现状。

    木晓却以为,云初净是在替宗政晟隐瞒,没好气道:“奴婢才没有开玩笑,只是奴婢学艺不精拦不住他们,武威侯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说着,木晓还瞪了一眼木落,要不是这叛徒,宗政晟怎么可能摸到菡萏院来的?

    “武威侯?世子爷对我做什么了?我又没有看见他。”

    云初净这样一回答,这下,就连木落也惊诧了:“怎么?昨晚世子爷没有和你说话?”

    “没有啊?我睡着了,他怎么来和我说话?”

    云初净诧异之下,突然想到她迷糊中看见的那高大背影。难道宗政晟,夜闯了自己闺房?

    木落没想到,世子爷专程来一趟,竟然会根本没有和小姐说话,甚至没有叫醒小姐。

    木晓也有点吃惊,不过看云初净的确不知情,也对宗政晟的来意产生了怀疑。

    “我的房间不是你们两个守着的吗?世子爷怎么来的?他真的昨晚来了?”

    木晓低下头,不好意思道:“小姐,昨晚奴婢和他们交过手,被人打晕了送回厢房,后面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木落也假意不知道:“小姐,奴婢也被打晕了,今早还是木晓先起来,后才叫的奴婢。”

    云初净闻言,呆呆的捧着脸,昨晚宗政晟真的来了菡萏院?为什么他又不叫醒自己?难怪今早的被子盖得严严实实,原来是他?

    木晓看云初净没有恼怒,反而还脸带红霞,着急道:“小姐,你可不要被武威侯骗了。他晚上偷闯小姐闺房,本就是做的是卑鄙事。要是被人知道,小姐的闺誉就全没了!”

    “木晓,世子爷哪有那么混账?他可能是有什么急事想告诉小姐,你看他后来都没有吵醒小姐,说明他还是正人君子。”

    木落当然要为宗政晟辩解两句,可不能让云初净对世子爷生了误解。

    两人的争论,云初净都听在耳里,她并没有觉得宗政晟夜里来了一趟,就是对自己不尊重。当然她也没有认为,这举动就是恰当。

    她只是想,昨晚宗政晟有没有进房间,有没有偷窥自己睡觉,他是想告诉自己什么事?

    想到有可能宗政晟,看见了自己不雅的姿势,也许还替自己盖过被子。云初净就忍不住一阵羞涩,这个色胚!

    怀着心中难言的思绪,云初净走进芷兰书院。

    很快,她就发现书院里的同窗们,都在偷偷摸摸瞄着自己。

    云初净若有所思,知道是昨夜宴会上的事传开了,也不是很在意。还是带着木晓,不慌不忙往寝室而去。

    一进“碧云梦”,崔碧心和蒋书梦就一左一右扑上来,拽住云初净两只衣袖,笑吟吟的盯着她看。

    蒋书梦笑道:“云妹妹,你昨晚又得了嘉奖,武威侯和小王爷还为了你伴舞,你这风头可是独一无二!”

    崔碧心也兴奋道:“可惜当时我没有看见,后来听她们说起,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