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西下,一抹淡淡的阳光柔和地洒在京城那些幽深的小胡同里。精致的四合院,黝黑的宅门,锃亮的门钹,老槐树下扯闲篇儿的老人,追逐顽戏的孩子,还有那由远而近、略带沙哑的“磨剪子来镪菜刀”的吆喝声……

    王枫就站在四合院门口,双眼迷茫的打量着周围的景色。放眼望去,穿着明显是五六十年代服饰的人群来来往往,清脆的京片声声入耳,斜阳洒落将王枫浑身渡上了层层金光。

    “咕咕咕……”一连串的响声从王枫肚中传出。王枫摇了摇头,打量了自己身上那一件单衣,在瞄了瞄短裤,使劲蹭了蹭脚下的那双破拖鞋,嘴里低声怒骂道:“该死的老天,你将我送过来,倒是给我弄点钱啊。这浑身上下就这么一身破烂衣服,就算想当都当不了啥钱,这不是存心让我饿死么?”

    “唉唉!前面那丫你让让,谁让你站在门口的?不知道好狗不挡道么?”王枫回首,只见一个胖子蹬着一辆破三轮向自己撞来,车龙头在不住晃悠,嘴里还在不住的嘀咕,显然胖子是发现王枫之后想尽力避开,只是这段路是他每天回家的必经之路,说句不客气的话,这段路面有几个土坷垃胖子都早已熟记在心,所以压根就没想到转过大门后,王枫会挡在道前,此时想要刹车已然是来不及了。

    “哐当”哗啦啦一声响,王枫被三轮车直接撞翻在地,一阵虚弱感从心底传来,在王枫意识模糊之前,只听到耳边传来那胖子急促的声音。“喂喂喂,你丫的可别吓我……”

    一阵阵香味传来,唤醒了王枫沉睡的意识,隐约发觉自己好像是躺在一张床上,“咕咕咕……”肚中再次传出饥饿的响声,让王枫吃力的睁开眼睛。首先入眼的就是头顶那有些灰暗的墙顶,几张蛛网高高悬挂,躲在那有些阴暗的墙角之中,房顶上一盏昏暗的灯泡正高高挂在正中,让王枫心中莫名的不安起来,那灯泡显然就是建国初期到八十年代的产物,更何况还有一条已经看不清颜色的电线从空中横划而过,被两枚大头钉死死咬在墙角,透过屋外的阳光,大头钉上上正反射出点点金光。

    转头四下打量周边的景色。这是一间十来个平米的小房间,明亮的阳光从木门上的格子窗外透射进来,将墙壁上贴着各式老旧画报印出别样的光彩,其中那张最大的画报上面画的就是那位风靡一时的流行天后邓丽君,画像下面还堆放着十数个破纸箱,纸箱外面还散落着些磁带、画报、图册之类的。

    “嘎吱”一声响起打断了王枫探究的目光,那扇有些泛黄的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身材魁梧的胖子手里端着一个热气腾腾的大碗从外面走了进来。那胖子一见到已经坐起来的王枫,眼中就透射出喜悦的光芒,嘴里大声道:“呵,你丫的终于醒了?你胖爷从小到大就没服侍过别人,你丫的到是新鲜,拔了头筹哇。来来来,先将这碗面条吃了,然后该干嘛干嘛去,我可告诉你,你丫的可别想赖在你胖爷身上。”

    冒着热气的葱花面已紧紧吸引住了王枫的目光,眼下顾不得跟胖子说话,抬手接过大碗埋头狼吞虎咽起来,还时不时伸出右手大拇指向胖子晃晃。

    “嘿嘿嘿,还算你丫的有些眼力。我可告诉你,你胖爷我别的不敢说,就我这煮面的手艺放眼这满北京城里,还真没几个能比得上你胖爷的功力。”王枫不理会胖子的自吹自擂,仰头将碗中的面汤喝的干干净净,然后将手中空空如洗的大碗递向胖子,一语不发的盯住胖子,眼中还闪现出一种希冀的目光。

    “你大爷的,真当胖爷这是开善堂的不成?”胖子恨恨的接过碗,嘴里不住咒骂,不经意间捕捉到王枫那希冀的目光时微微一愣,然后咬咬牙道:“好好好,算胖爷欠你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