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口的茶摊子上,胖子“咕咚”一声将一大碗凉茶灌进喉咙,将碗往矮桌上一搁,道:“刚刚那美国妞啥意思?胖爷我正想显摆显摆,她怎么又突然答应让我加入考古队了?难道这美国妞是一个特务?这里面肯定有阴谋,咱们这趟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可别载在这美国妞的手上。”

    胡八一直接丢给胖子一个白眼,道:“你丫的打住吧,还特务,没听陈教授介绍么,人家就是一美国地理杂志社的摄影师,就是到处照相的那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又让你加入进来,可人家那也是出于谨慎的态度,你看看那帮知识分子,是能进沙漠的主么?何况咱们这回要进的还是号称世界第二大流动沙漠,没见那雪莉杨最后还要我说上一段天星风水术?”

    胖子闻言大声道:“老胡,你这立场有问题,你可不能看见人美国妞长得漂亮就立场不坚定,***他老人家教导我们……”

    “得得。我说胖子你先消停会。”王枫一见胖子又要溜弯,急忙打断胖子的说话。“不管那美国妞有什么问题,咱们哥仨也就是带一趟路,顺便赚赚他美国佬的钱罢了。而且刚刚在陈教授那里我没有说完,我看过的那本古籍里面可是说了,那精绝古城里面可堆满了精绝女王搜刮来的金银珠宝,一直都被藏在黄沙下面。所以咱们这趟要关心的就是,怎么安全的把那一堆书呆子带进沙漠,然后找到精绝古城,拿到那雪莉杨说的美刀,顺手在给自己捞一些宝贝,其它的管那么多干什么。”

    胡八一跟胖子两人对视一眼,齐齐对王枫晃了晃大拇指。王枫见状笑道:“这次行动非同小可,世界第二大性流动沙漠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咱们这次一定要准备充分一些,别的不说,水是一定要带够的。所以咱们先找大金牙把钱给拿了,然后去买些大水桶搁我那空间里面,还要买食物、锅碗瓢盆什么的。对了,这一路上跟着考古队,肯定会遇上古墓,所以糯米、黑驴蹄子、手电筒、绳子、蜡烛之类的也得备齐,如果有门路能搞到照明弹更好。”

    胡八一闻言点点头,道:“沙漠里面最危险的就是缺水,不过有老王的空间在,这水源倒不是最重要的。其次就是沙漠中的天气,白日气温很高,行走在太阳底下,人体的水分会很快蒸发,极易引起脱水症,所以咱们还得备足了药物;而晚上呢气温又低得足可滴水成冰,所以御寒的衣物也不必可少。还有就是沙漠中有很多的毒虫,平时都隐藏在流沙底下,这些都不得不防,咱们啊还得准备些防水布,晚上宿营的时候将防水布垫在底下。”

    胖子撸起衣袖,嚷道:“那咱们还在这里做什么?赶紧找大金牙那孙子把钱拿过来分了,一部分给老胡那些战友的家属们寄去,一部分给英子,还有一部分给老支书寄去,让老支书给乡亲们先拉条电线,修修路什么的,其它的咱哥仨也甭分了,先将东西都准备齐全了,剩下的等这次咱们捞笔大的回来再说。”

    西行的列车,飞驰在广阔的西部大地上,胖子一上到列车上,不是翻动着从大金牙那淘来的他父亲的笔记,仔细学习着老辈人的墓下心得;就是用毛毯将头一蒙睡得天昏地暗的。用胖子的话说,这趟行动一来是为了挣点美刀,二来就是将这次行动当成了一次演习,毕竟也只下过一次辽金将军的墓,还是找小日本地下要塞附带的,所以没事儿就不要打断胖爷用功了。

    王枫跟胡八一蜷缩在临窗的床头上,吞吐云雾之中时不时的交流两句,讨论着此次行动的细节。严格说来,胡八一这位当代的摸金校尉也只是下过一次墓,而且刚下墓就遇上尸变,若不是王枫机缘巧合之下练会了龙象般若功,恐怕传承久远的摸金校尉刚下墓就得交待。所以胡八一对这次的西域行动格外的慎重,跟王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