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眉师傅!一眉师傅!大事不好了,外边……外边出大事了!”一条人影跌跌撞撞的冲进义庄,打断了九叔、一眉道长等人的道法交流。

    九叔等人道法精深,见到来人神色慌张,立即就明白外面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怪异之事,否则来人也不会上门求教一眉道长。当即停止了道法交流,一眉道长开口道:“阿水啊,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不要着急,慢慢说。”

    “是啊!就算天塌下来了也有高个儿顶着,你这么慌慌张张的做什么?师傅、师叔他们好不容易才聚到一起,给我们说道**,就被你这么一闹给弄没了,等会儿你要是说不出什么大事儿,我非揍得你满地找牙不可!”阿方在众多弟子之中修为最浅,九叔、一眉道长他们交流道法就属他受益最深,所以心中对于交流会被打断最为懊恼,见到来人是镇上有名的醉汉阿水之后,不由火冒三丈,都差指着阿水鼻子大骂了。

    “阿方!”一眉道长满脸威严的喝道,师兄、师弟们都在,这阿方的表现简直是丢尽了一眉道长的脸面,一双眼睛射出丝丝寒光,直看得阿方缩头宿脑,躲在阿豪身后才对着阿水和颜悦色的说道:“阿水,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眉师傅!我弟弟独居在镇南的芭蕉林边,本来我寻思着弟弟如今长大了,我虽然没有媳妇,但不能让弟弟走自己的老路,不然日后我哪有脸面去见我那死去的父母!所以刚刚我就去找我弟弟,准备跟他商量商量,凑些钱请个媒婆帮他讨一房媳妇,结果……结果……”阿水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浮现出一片惊恐万分的神情。

    “结果……结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说啊!”阿豪正听得起劲,听到阿水说到关键的时候就吞吞吐吐的,当即不耐烦的说道。一旁的嘉乐等人也是连连点头,看得王枫心中一阵好笑,如果王枫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那个芭蕉精闹出来的风波,记得一眉道长出手,三招两式就把那个芭蕉精收了,想来芭蕉精也不是什么道行高深的精怪。

    阿水咽了一口口水,道:“结果……结果我听到弟弟的屋内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当时我还十分好奇,心想弟弟是什么时候讨的媳妇,所以就想悄悄看上一眼就走,看看到底是哪一家的姑娘看上了我的弟弟。谁想到,我趴在窗户往里面看的时候,只看到一张红布紧紧裹着一个人悬在半空之中,那红布的颜色鲜艳无比,好像……好像鲜血一样。”说到这里,阿水浑身忍不住的哆嗦。

    一眉道长眉头紧锁,道:“凌空悬浮?果然是妖孽作祟。九师兄,两位师弟,一休大师,你们且在这里喝茶,我去看看情况。阿豪、阿方,你们两个快去准备东西。”说完看向王枫,轻声说道:“阿枫,你九师伯和两位师叔难得聚在一块,一休大师亦是前辈高人,你就留下来向他们请教一番,必能对你有所脾益。”

    “师傅,弟子长这么大见过鬼魅、也见过僵尸,就是没有见过精怪,就让我跟师傅你去见识见识吧。”记得原著之中收服芭蕉精的时候一眉道长露了几手精湛的道法,所以王枫心中好奇心大盛,寻思着跟着去开开眼界,毕竟进入这方世界之后,也就是收服一眉道长大哥尸身化成的跳僵时候见到了道法。

    “唉!一眉师兄,这点小事你去做什么,就让阿枫带着几个小辈前去料理就是了。几个小辈虽然本事不济,不过他们跟在我们身边这么些年,些许眼力还是有的,加上阿枫一身实力就是在遇上一头飞僵也不惧,你就不要操劳了。”四目道长跟九叔、一眉道长几人聊得正高兴,许多修行上的问题都得到答案,正感觉一身道行似乎有所精进,自然不想放一眉道长离去,再说自己的徒弟跟着自己多年,还从未独立应付过妖魔精怪的,正好趁这个机会让嘉乐跟着去长长见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