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里点过名了,西语收拾放假要带回去的东西,叠着衣服,她就莫名的心烦了,一口气爬上五楼去天台。∝杂√志√虫∝

    晚风习习,天上繁星灿烂。

    这几天,发生了好多事情。

    西语坐在地上,细细回想和江泽的一切,她跟他逃课,翻墙,在帝都,她认识了徐墨和江泽,那些她以为一辈子都不会接触的人,却在她最害怕的时候站出来保护她。

    “怎么办,陈西语是我妹妹,你打了她,我让你后悔来过枫落。邹思洋,你犯谁都不该犯到我头上。”

    “他妈的还要老子提醒你,看住你的手吗?”

    “是不值得什么,可是西语,你要知道,你值得,因为,你是我们这群人心中最美好的梦。陈西语,你记住,我柏丽,从今天起,会永远保护你。”

    西语抬头去看漫天的星光,她就只是一个梦吧。

    这场梦,该醒了。

    她已经沉沦了,迷茫了。

    可现在,她该醒过来。

    继续做那个好学生,做学生会的主席,好好度过最后两年高中时光,逃离这个地方。

    西语考试的班级在一班,按学号排,她是第一个,而徐墨是第二个,夏末在后面一些,和江泽差不多少文采儿也在这个班上,或者说,除了她和文采儿,剩下的,几乎都是在本班考室。

    对的,年级前三十,几乎是全在一班。

    “陈西语。”徐墨碰了碰西语的后背,说:“借支笔。”

    西语愣住,昨夜她才下定决心不在和这群人有所交集,可是,徐墨借笔,她拒绝不了,想到此,西语从笔袋里拿了一只笔,只微微侧头,把笔放在了他的桌子上。

    “谢了。”徐墨笑笑,倒是没在乎快考试了,“看你好的差不多了,挺好的。”

    西语咬唇,没有说话。

    记得以前,很多次考试他都是在她后面,两个人都仅仅知道名字,却从未交谈过。

    那时候,她惧怕他。

    徐墨太过于优秀,生的好看,学校数一数二亦不为过,可是,他身边总是围绕着明艳的人,恰如江泽,夏末。

    她不敢触碰。

    她也不敢去看夏末,那个女生,让她胆怯。

    他们都太过于好了,而她,只是小小的一粒,胆子小,不好看,连承受的勇气都没有。

    胆子今天倒是大了。

    徐墨靠在椅子上,目光看着前面只有一个背影的女孩子身上,她穿着白色的体恤,手肘落在课桌上,像藕节。

    他想起那天,从卫生间悄悄探出来的手,不由一愣,什么时候他也会那么关注那个女孩子了。

    考试快开始了。

    监考老师发了试卷,西语微微侧身,把剩下的一沓试卷放在徐墨桌上。

    她没有讲话,连多余的眼神都不敢给徐墨。

    第一堂考试是语文,得心应手,西语写的快,到作文的时候却愣住了,时间一直滴答滴答的过去,终于,西语落下了笔。

    她写:青春,是换种说法的失去。

    写完最后一个字,西语微微侧头,刚好能看见江泽,他早已经做完了所有题,在那里无聊的转笔。

    考试结

推荐:苹果手机下载APP即可赚钱,日赚50-300,点此了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